• 第五十二章:大结局
    作者:孤狼cyq      更新:2023-01-07 22:48      字数:5064
        刘明远离开的第二天,云昊天来到云水谣。

        赵大海忙上前打招呼:“云总,您有些日子没来了。家里的事我们都听说了,一直都没时间去看你。

        云昊天道:“谢谢,心意领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赵大海拿着一摞账本和票据,走进二楼办公室。

        他说:“云总,这是一个月来饭店的账目和票据,您看看。”

        云昊天接过来仔细核对了一番,问:“大海啊,你觉得咱们这个饭店怎么样?”

        赵大海答:“咱们现在生意特别好,尤其是最近周边的几个小区楼盘交付入住以后,几乎天天爆满!”

        云昊天再问:“你做这一行有十几年了吧?有没有想过自己开一家店?”

        赵大海尴尬地说:“不瞒您说,想是想过,这不是没有资金嘛。”

        云昊天问:“如果把这家饭店转让给你,你觉得怎么样比较合适?”

        赵大海挠挠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云昊天说:“这家饭店,我转过来六十万。现在出手转给你,还是六十万,分期三年付清,你看怎么样?”

        赵大海激动地说:“这,这不好吧。我的意思是您做得好好的,就这么转手会不会太亏了?”

        云昊天道:“你要是可以接受,我们就签协议。”

        赵大海忙说:“行,就按您的意思,我明天就把二十万带过来。”

        当晚,云昊天在店里阁楼过夜。

        次日一早,赵大海提着二十万现金进来。云昊天把准备好的转让协议拿给他,签了字,摁了手印,随后去了工商局,办理了执照变更。

        他处理完饭店的事情,直接开车去了江滨一家房产中介做了销售登记。

        恰巧有一对年轻小夫妻正在选房,他们看过房子后,表示很满意,当场签下购房合同付了房款,去房管局办理了过户手续。

        他打电话给云南地方教育局,经过多方联系,找到了欧阳青曾经支教的小学,并以她的名义捐助了三十万元。

        他处理完这一切,返回嘉兴小院。

        俞海洋按照和刘明远商定的计划,在全国范围内着手寻找新能源汽车生产厂家,最终确认和浙江省内一家汽车制造企业,洽谈并购事宜。他把详细情况和刘明远做了汇报,并听取了他的意见,尽快完成收购以及相关安排,周晓丽和单文杰配合此次收购相关工作。

        一个月后,刘明远出现在新公司启动仪式现场。

        此次仪式现场,安排了空前宏大的场面,全国汽车生产制造业、经销商、代理商及行业相关人士悉数到场。到场的还有,地方政府相关领导,省内知名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和全国各大媒体记者,全场两千多个席位,座无虚席。

        俞海洋西装革履,站在主席台前,后方LED大屏显示:浙江远帆汽车智能制造有限公司成立启动大会。

        他庄重地说道:“尊敬的各位领导,行业同仁,媒体的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浙江远帆汽车智能制造有限公司总裁俞海洋,我代表公司全体同事欢迎大家的到来。今天是我们新公司成立的大喜日子,希望各位领导和来宾多多支持与厚爱,感谢大家!”

        会场响起猛烈持续的掌声。

        他随后介绍道:“下面有请浙江远帆汽车智能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明远集团董事长刘明远先生上台讲话!”

        再次掌声响起,刘明远稳健地走向主席台。

        他用浑厚的声音讲道:“谢谢大家的掌声!此次明远集团投资远帆汽车,乃是结合行业市场发展需要,积极响应国家相关国策,顺应城市环保出行战略以及民生需求,所做的一次重大投资项目。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大城市道路上,都会有远帆新能源汽车的身影。远帆汽车和明远集团,也将势必刷新和创造出新的历史和未来!我宣布:远帆新能源汽车项目正式启动!让我们一起举杯,共同见证这一历史时刻。谢谢大家!”

        猛烈的掌声响彻全场,各大媒体记者纷纷涌到主席台前拍照摄像。

        俞海洋和刘明远及核心团队,相继对到场的各位领导和来宾一一敬酒,表示欢迎和感谢。

        启动大会按照既定议程,在一片生动祥和的氛围中落下帷幕。

        大会结束后,刘明远来到俞海洋和周晓丽面前,笑哈哈地道:“海洋啊,接下来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俞海洋道:“董事长言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刘明远问:“你和晓丽的事我可听说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办喜事啊?”

        俞海洋笑着看看周晓丽,那意思是:你说吧。

        周晓丽脸一红说:“董事长,我们准备下个月就结婚,到时我俩的婚礼还得请董事长来帮我们主持啊。”

        刘明远哈哈笑道:“好,我一定来。”

        次日上午,刘明远来到嘉兴。

        云昊天泡好茶,在等他。

        他问:“事情都忙完了?”

        刘明远道:“我就是来露个脸,后面的事还是靠海洋他们来做。”

        云昊天道:“新能源的发展是个趋势,未来几年会大有作为,这是个好的开始。”

        刘明远说:“顺势而为,总不至于太被动。钱是赚不完的,事情是做不完的,可人活着总得要做点事。就此事来讲,就算不是为国为民,也算得上利国利民。再过几年我准备把摊子交给新的年轻人来做,也过过你这种看书喝茶的清闲日子,享享清福。”

        云昊天笑道:“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众生有众生的。每个人只要按自己的意愿活着,做一点有价值的事情,了了此生,半称心足矣。”

        刘明远问:“何以叫做半称心?”

        云昊天道:“犹抱琵琶半遮面,芸芸众生同片天。本来不过半舒心,哪来人间事两全?”

        刘明远笑道:“这就是所谓的知足常乐吧。”

        他突然问道:“你的事怎么打算?”

        云昊天道:“我没什么打算,该怎么过还怎么过,顺其自然。”

        刘明远再问:“你对欧阳青没有什么打算?”

        云昊天说:“想不想和能不能是两码事,你知道我对陈萍的感情。况且她还年轻,未来会有很长的路要走,又何必随我如此消沉于世。”

        刘明远唏嘘道:“我看不见得,这丫头可不简单。”

        他把一个月前,欧阳青随他一起回山东老家的情形描述了一番。

        他说:“小青论美貌有美貌,论善良有善良,论智慧有智慧,论才气有才气,她对你的感情,不是一般地喜欢和爱慕。你和陈萍是生死相依的灵魂伴侣,可斯人已逝,伊人尚在,你总不至于为了一个去伤害另外一个。爱是人的本能和天性,又岂能轻易超脱?”

        云昊天淡淡地道:“这是我此生无法抗衡的自然规律,当我懂得爱父母的时候,他们却双双弃我而去,当我和陈萍相依为命要安度余生的时候,她却遭此不幸,爱一个人,不仅需要莫大的勇气,更要有担当和责任。对小青和她的未来,我没有这个自信。”

        刘明远感叹道:“随缘惜缘不攀缘,不羡鸳鸯不羡仙。那就把一切,都留给时间吧。”

        他继续道:“你多保重吧,我来跟你道个别,下个月海洋新婚我再来。”

        云昊天道:“你去忙吧,我都挺好。”

        刘明远发动汽车,道别离去。

        ……

        欧阳青一个月前从山东回来后,重新去单位上了班。

        她除了工作和埋头写作,更多的则是对人生、对人性、对人世间的人情冷暖,恩恩怨怨、是非黑白,重新审视与思考。

        每个人来到这世上,为了欲望,为了活着,为了理想而努力奋斗。有的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择手段,甚至残害生命。有的人循规蹈矩,默默无闻,无怨无悔终此一生。有的人始终在和命运奋力抗争,却终究斗不过天道轮回。有的人努力地想做个好人,却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去做坏人。有的人生下来便衣食无忧,挥金如土,潇洒人间。有的人生来孤苦,至死都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她想起了杨绛先生的一句话:在这物欲横流的人世间,做人实在是够苦!

        欧阳青坐在自己办公室,整理着书稿和文案。

        小倩推门进来说:“欧阳,有你一封信,云南寄来的。”

        她把信件打开,一张写满稚气文字的信纸和两张照片。一张照片上是小燕子和弟弟阿宝,两个充满朝气的笑脸贴在一起,笑得如阳光一样灿烂;一张是一座新建的学校和宿舍,高高的国旗迎风飘扬。

        只见信上写道:

        小青姐姐你好:见字如面。

        谢谢你对我们家乡的帮助,学校收到你捐助的三十万元和地方政府拨款,我们重新翻盖了新的校舍,换上了新的课桌和教学设备。大家都很开心,我和弟弟就住在学校里,我上了初中一年级,阿宝上了幼儿园。

        我们一定会好好活着,努力学习,长大以后要为社会做贡献,要做一个像你一样的好人,帮助需要帮助的孩子,让他们好好读书,都能成为国家的栋梁。

        小青姐姐,我和阿宝都很想你。

        祝你工作顺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小燕子

        二○一五年十二月一日

        她轻轻地合上信纸,把照片和信放回信封。

        她想:小燕子和弟弟,可以住在学校的宿舍,就不用再回那个破旧的家了,他们可以安心地学习和生活。三十万元捐款是怎么回事?这一年多,她的确给了他们一些帮助。可这三十万元是怎么来的?难道是有人搞错了?或者是和自己重名的人捐的?她去云南支教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难道是俞海洋?

        她打通了俞海洋的电话。

        她问:“师兄,你是不是给我在云南支教的学校捐过款?”

        俞海洋正在和周晓丽商议,下个月婚礼的事,突然被她这么一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说:“没有啊,我一直都在忙新项目启动的事。下个月我和晓丽要结婚了,先通知你一声,喜帖晚点送上,你可一定要来啊。”

        欧阳青含糊地答应着,挂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俞海洋结婚的消息,心里莫名地抽搐了一下。

        她想:既然不是他,那就另有其人了,那会是谁呢?

        ……

        二〇一六年一月一日,元旦。

        俞海洋和周晓丽的婚礼,在杭州某五星级大酒店盛大举行。

        婚礼现场人影攒动,快乐的音乐响彻全场,现场的布置庄重喜庆,人们的脸上都洋溢出开心快乐的表情。

        刘明远站在俞海洋和周晓丽中间,致证婚词:

        亲爱的各位来宾,新郎新娘的家人同事们,以及各位亲朋好友,在新年伊始这激动人心的时刻,让我们一起见证这对新人步入婚姻殿堂,祝他们夫妇二人:百年好合,新婚快乐!

        场下好一阵欢呼雀跃,掌声欢呼声,声声不息,不绝于耳。

        刘明远做了一个简短的发言,回到主宾座位上,婚礼进行曲响起。

        在婚礼司仪欢快幽默的主持下,俞海洋和周晓丽互换结婚戒指,拥抱亲吻,现场又是一阵掌声欢呼声。

        婚礼仪式结束后,夫妻二人换了一身喜庆的便装,回到主宾席位上一一敬酒。刘明远、云昊天、欧阳青,以及二人双方父母家人共坐一席。

        俞海洋举着酒杯,牵着周晓丽的手,来到云昊天身边,说:“天哥,感谢您多年来的栽培和帮助,我和晓丽敬您一杯。”

        云昊天举起酒杯,说:“敬你们夫妻二人,祝你们白头偕老,都在酒里。”随后一饮而尽。

        俞海洋来到刘明远身边,说:“董事长,感谢你能来,我和晓丽敬您。”

        刘明远一摆手,道:“今天这日子没有什么董事长,叫大哥。这酒我干了!”

        夫妻二人激动地对视一眼,同时道:“明远大哥,我们敬您。”

        他们走到欧阳青跟前。

        她还没等他们说话,就举起杯起身,祝福道:“师兄,晓丽姐,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三人同时饮下杯中酒。

        随后,夫妻二人对双方父母长辈拜敬,挨着一桌一桌敬酒去了。

        云昊天和刘明远推杯换盏,说着笑着。欧阳青时不时把目光瞟向云昊天,刘明远看出了端倪。

        他问:“小青,工作还顺利吗?你的小说写得怎么样了?”

        欧阳青答:“嗯,都是些编辑类的工作,做起来都顺手。第一部已经写完了,正在准备第二部。”

        刘明远好奇地问道:“哦?那你第一部的结局如何?”

        欧阳青脸红道:“明远大哥,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们今天不讨论了好不好?”她说完把目光瞥向云昊天。

        刘明远笑道:“那可不行,你的大作,我这当大哥的肯定要捧场,说不准我们明远集团明天搞个影视公司,把你的作品拍成影视作品,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和收益啊。”

        欧阳青只当他是开的玩笑话,她笑而不语。

        刘明远见状,又说道:“好好好,我们不说第一部,那第二部你准备写什么?”

        欧阳青道:“如今社会经济在快速发展,太多的诱惑和欲望,充斥着我们每个人。我要写一部,关于人生、创业、生活方面的作品,反映当下社会各阶层的生存状态和现实描述。”

        刘明远说:“嗯,这个好。小说和影视作品,大多来源于生活,人们对人生的觉悟和对生命的态度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你这部小说一定会是一部经典之作。”

        他随后问:“小说名字叫什么?”

        欧阳青答:“《渡劫》。”

        云昊天听着他们的谈话,默默地点点头。在场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就在五年之后,人类历史上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全球性的大灾难,正在迈着缓慢的脚步悄悄来临。每个人都将要面对一次渡劫。

        酒宴结束后,众人分别离去。俞海洋和周晓丽,迎来了属于他们二人的幸福时刻。

        一个半月后,临近春节。

        几乎大半个中国,下了整整两天的大雪还在持续,魏巍青山和苍茫大地,已被白色完全覆盖,天地间,万籁俱寂、银装素裹。

        纷纷的雪花,如鹅毛飞舞,寂静地飘落,仿佛是诉说完这世间的万物苍生,最后融入这一片雪白之中。

        两个黑影由远至近,沿着山间小路,蹒跚着走到山顶,他们静静地站立在山巅,俯视着这白茫茫大地山川。

        “小燕子来信了。”

        “嗯。”

        “新的学校早在一个月前就投入使用,那里的孩子们可以安心地生活学习了。”

        “好。”

        “这场大雪会带来丰年,也会带来灾难。”

        “天地间的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好,也没用绝对的坏。”

        “你想她了吗?”

        “嗯。”

        “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大地苍茫云海间,久尽风华逝不还。人生苦短,好好活着。”

        “这个春节,把云朵接来,我们一起过。”

        “雪停了,回去吧。”

        ——全书完!——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