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我行我素
    作者:雪原      更新:2023-01-09 09:31      字数:3428
        吴言信会同意沈线阳的建议,放心让建文皇帝到云南躲藏,当然有其原因所在,这是因为三丰真人在给吴言信的那封无字书信中,也有提及云南的黔国公府(沐王府)是建文帝逃难的第一选择。黔国公府究竟怎样?又为何沈线阳的父亲沈万三和她的师傅徐真阳的想法与三丰真人的书信预言会高度的一致?

        沈万三能富甲四方的第一桶金就是源于真人张三丰所授的炼金术。

        先前的沈万三只是一个普通的渔户,家居长江入海口的周庄。于一日,他偶遇真人张三丰,真人酒酣之后便畅谈道家的修炼之趣,沈万三闻言,佩服得五体投地,并乞求真人予以指教,他曰:“愚尘愿以救济,富寿非敢望也”。真人于是收纳万三为徒,教以炼金聚财之术,于是置办药材,择日启炼,在炼制过程中,曾发生过炉鼎焚毁,赀财耗尽的意外事故,但沈万三仍志坚不息,最后真人“复以死汞点铜铁,尽成黄白皆玉石”。

        沈万三有了张三丰给他的这第一桶金后,就在这个江南小镇的一座门庭里做起了纵横四海的大生意。由于当时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所进行的海外贸易的隐秘性,不明真相的人们便只好用古老神奇的“聚宝盆”一说,来解释万三财源的奇怪现象,“贷其赀以贸易者,直遍海内”。

        沈万三和沐英一样都对皇后马秀英和太子朱标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激之情,当朱元璋要杀沈万三时,就是太子朱标和他的母亲马秀英哀求太祖之后,才刀下留人的。

        沐英从小就和朱标的关系最好,而当闻悉太子朱标去世的消息时,沐英却伤心得大哭不止,不久便伤心得离开了人世,他临死前曾谆谆嘱言给自己的儿女们,无论朱标一族的将后会遇到什么麻烦、困难,我们沐家人都要倾其所有,拼死相救。儿女们听后连连点头,表示赞成。

        沈万三原是被充军到辽阳的。但因沐英与沈万三有旧交,洪武十九年朱元璋诏沐英入京问到云南诸事,侃及富商沈万三,此时,朱元璋对沈万三的怒气已消失殆尽。沐英说:“万三顺通理财,恳求皇帝让万三父子入滇,为西路理财。”朱元璋准奏。故让万三一家转而入滇,到了云南,沈家大小寓居黔国公府三月有余。沈万三徙云南,其婿余十舍受到了株连,半年后也举家迁至云南昆明。当踏至黔国公府时,西平侯沐春(沐英之子)前来抚慰,见余十舍的女儿“风致端闲,宛然仙格”,遂将其纳为侧室,成了沐春的贤内助。沐英离世,沐春镇守云南7年,期间他大修屯政,其治滇业绩多得力夫人余氏的襄助。

        当年差点遭到灭门之灾的沈万三家族,与镇守云南大将的沐英,双方定然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万三给沐英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财力,而沐英则给万三提供政治上的庇佑,以至两族最终联姻。

        沈万三为何力助朱元璋,还差点被他杀了头?后因太子和皇后的力谏和沐英的恳求,太祖才最终同意,让迁徙辽阳的沈万三,改为流放云南。

        元末明初,沈万三资助朱元璋修筑南京城墙达三分之一甚至更多,并以每人一两银子犒赏朱元璋的开国之师,沈万三捐资筑城及犒军本属义举,但其婿余十舍却竭力反对,怕是岳父的行为太过张扬,反倒引起太祖的不满,沈万三不信,仍然我行我素,其结果是,沈万三的行为不但没有得到朱元璋的肯定和支持,反遭朱元璋的妒嫉愤恨,于是朱元璋便着手罗织沈万三的罪名,先是让他迁徙辽阳,后来又顾及养子沐英的面子,将他改为流放云南。

        此时的万三又与三丰真人巧遇:“既至滇,万三无聊,忽有弓长翁者,传云践约来会。万三请见,则三丰真人也,真人笑曰:“犹记东南气盛,西南相见之语乎?”万三爽然。因而炼天元服食大药,明年始成。万三与全家饵之,皆能冲举。这里讲的是,在沈万三财气旺盛之际,三丰真人即预见到他将有穷途末路之时,故有“东南气盛,西南相见”之仙家预言。

        这则预言结果被事实给证明,但也突显了道家对封建时代世道人心匝测的明智之见。但三丰真人的指点迷津,使沈万三在困境中,也难得心头为之爽然。

        朱元璋称帝之后,将自己的儿子们封为藩王,因为他不放心外人,认为只有让儿子来共同管理江山,那才是最靠谱的一件事情。由此可见朱元璋除了亲生的儿子外,是谁也信不过。然而,他对养子沐英却是个例外,可谓是百分之百的笃定信任。

        朱元璋在晚年时,为了给孙子朱允炆铺路,他不惜开始清算大明朝的功臣们,可是对沐家的恩宠却是一点都也没变少。既然沐英不是朱元璋的亲子,又为何能获得朱元璋的如此信任,并且拥有世代镇守云南的资格呢?

        沐英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独自抚养他,生活过得十分艰辛。后来红巾军起义爆发,战争导致百姓流离失所,沐英和母亲也只能四处躲避战争纷乱。然而在躲避战争的过程中,母亲也不幸去世了,八岁的沐英便一人流浪到了濠州城。

        幸运的是,沐英遇到了朱元璋,此时朱元璋和夫人马秀英还没有自己的儿子,于是就将沐英收为养子。朱元璋夫妇待他就像亲生儿子一般,不仅让他读书识字,还教他行军打仗。沐英的悟性很高,所以少年时就得以随朱元璋出征战敌。

        朱元璋夫妇在沐英最艰难的时候,收留了他,对于沐英来说,他们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加上朱元璋一直亲自教导他,马氏在生活上又对他关怀备至,这让沐英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

        因此在沐英的心中,朱元璋夫妇就如同是自己的生父生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学习,好以自身的本事来回报他们。

        洪武十五年,马皇后病逝。沐英当时还在执行平定云南的艰巨任务,听到义母去世的消息,沐英当即因悲伤过度而不停咳血。这份孝心不是能够装出来的。即使在这种悲伤的情况下,沐英依然不负使命,不久便平定了云南。朱元璋命蓝玉、傅友德等人班师回朝,唯独留下沐英镇守云南。

        沐英十二岁就随朱元璋出征,十八岁就开始担任重要职务,这一切不是朱元璋的徇私所致,而是沐英自身确有本领。史书记载:“府中机务繁积,英年少明敏,剖决无滞。后数称其才,帝亦器重之。”

        洪武十四年,朱元璋派傅友德、蓝玉、沐英前去平定云南。胜利后,朱元璋唯独将沐英留下镇守,足以证明对其的信任。在沐英的镇守之下,蛮族多次侵犯云南,终而不得半点收获。

        洪武二十二年,沐英进京朝见养父朱元璋,朱元璋见到他很高兴,夸奖道:“沐英一直将朕和皇后,视作自己最亲的亲人,同时也感念朕的知遇之恩,所以他至死不渝地效忠朕,还有一个让沐英忠心不二的原因,那就是朕对他的绝对信任。”

        就比如沐英的长子沐春,十七岁就开始跟随父亲征战,朱元璋见其颇有父风,就想封他为后军都督府佥事。当时群臣都说让沐春试职,看他能不能胜任后再说,可朱元璋却言:“儿,我家人,勿试也。”

        朱元璋这样信任自己家人,沐英就更是要感恩戴德,就连沐春自己,也懂得要知恩图报。所以沐家对于朱家的这种“忠心”,就一代代地相传下去。

        朱元璋也因此感叹道:“我高枕无南顾忧者,汝英也。”

        皇帝最忌讳的就是功高盖主,然而沐家从来不会居功自傲。他们镇守云南,一向克己奉公,只要朝廷一句话,他们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让他们打哪儿就打哪儿。关键是有他们沐家的人在,就没谁能够侵犯云南。

        要是朝廷有需要,调配云南军队去别处支援,他们也是二话不说就军队开拔,因为这些兵不是他们的,而是属于朝廷的。还有就是沐家子弟的任职,只要是朝廷安排,无不尽忠职守,从不抱怨一句,这样的下属自然深得皇帝之心。

        所以,正是因为沐家的忠心和敬业,才换来了明朝皇帝的笃定信任。有了皇帝的笃定信任,沐家自然就能在云南镇守下去。沐家能够继续镇守云南,又为皇帝免去了后顾之忧,这便是君臣双赢的局面。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沐英逝世,太祖命沐春袭封西平侯。

        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维摩等十一寨作乱,沐春派将军瞿能率军讨平。  

        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沐春平定越巂蛮,建置澜沧卫。同年冬,越州卫土目阿资再次叛乱,沐春与都督佥事何福联兵进讨。沐春提议:“此贼积年逋诛者,以与诸土酋姻娅,辗转亡匿。今悉发诸酋从军,縻系之,而多设营堡,制其出人,授首必矣。”于是驰往越州,分兵数路进逼州城,暗中埋伏精兵,先以弱卒引诱阿资所部追击,待其进入包围圈后,令伏兵出击,大败阿资。阿资逃亡至山谷中,沐春暗中交结邻近的土官,侦知其所在位置,以树垒截断阿资等人的粮道,使其愈加困窘。不久后,沐春突然对其大营发动袭击,生擒阿资,将阿资与其党羽二百四十人一并诛杀。越州之乱遂平。

        此时,广南土司侬贞佑联合党蛮抵抗明军,沐春率兵进击,生擒侬贞佑等,斩俘以千计。宁远土司刀拜烂依附安南,不听朝命,沐春派何福进军讨伐,逼降刀拜烂。

        洪武三十年(1397年),麓川平缅(今云南陇川)宣慰使思伦发被属下刀干孟(一作刁干孟)驱逐,逃奔云南。沐春携思伦发入朝觐见,面受太祖方略,被任命为征虏前将军(一作征南大将军),以都督何福、徐凯为副将,统领云南、四川各路军队南下 。十二月,太祖令思伦发暂驻怒江。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