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黄金落脚川楚
    作者:雪原      更新:2023-01-11 09:59      字数:3172
        孝仪纯十分清楚乾隆的为人,故而在回京前就杀死了身边所有的知情人。她与表哥刘铭的莺期燕约那是日夜相思、念念不忘的原因所致,她跟首领太监王进保的闹腾、瞎掰则是寂寞难奈导致的结果。

        回京后的孝仪纯整日恶梦缠身,不是进保小红、小英向她复仇,就是吕家姐弟、表哥刘铭要她索命。

        孝仪纯的身体每况逾下。头发脱落无数,牙齿所剩无几,原本就爱美的她,看见自己现今的样子,痛彻心扉、惘然若失,想想自己的人生轨迹,她欲哭无泪、黯然神伤,没过数日便暴卒“慈宁宫”。

        孝仪纯的儿子颙琰已登极大位,是为皇上,可她并没有享受到孝贤纯死后的特殊待遇。颙琰的心里虽说不服,可大权依然掌握在“太上皇”的手中,颙琰也只能按照父亲的意思,不敢一意孤行、擅自做主。

        且说,和珅须在乾隆还掌权的时候,赶紧取出半岛战役后日本国赔偿给大清国的50万两黄金,如数呈上,交由国库。他向弟弟和琳、军机大臣王杰如实地告诉了自己为何要隐藏50万两黄金的秘密所在。

        “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要和大人暗吞日本国赔偿的50万两黄金?”王杰拼命摇头,死不相信。

        和琳也是疑惑不解,深深叹道:“是兄长隐藏不住了,只好谎称是皇上的意思,兄长可知这与高士槐的行径没有什么两样,皆是欺君罔上的大罪、死罪,怪不得阿桂将军要……”

        “若不这般,寇皇岂会赔偿黄金?为了这50万两黄金,兄长我……”

        “你们兄弟也别争执、理论,取出黄金,运往京城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王杰催促道。

        和珅连忙叫游子民来到高士槐的北院寻找机关,取出黄金。

        游子民摇头道:“黄金不在天井底下,北院的机关也只是虚设,其目的则是为了麻痹倭寇将军山口正男。

        “藏在哪里?赶紧取出黄金?”

        见和大人万分着急,游子民随即来到了南院去叫唤霍兵,结果半天无人应答。霍兵和父母皆已离开了四合院的南院,不知去向。

        和琳让游子民打开坑道的机关,让士兵进入坑道,直至走到了出海口也没发现隐藏在坑道的半两黄金。

        “完了,定是霍兵伙同贼人取走了黄金。”和珅一阵眩晕倒在坑道里。

        黄金在各地白莲教组织人员的帮助下,运进了川楚边境,霍兵因功成为川楚白莲教组织的核心成员。

        乾隆派傅恒进川楚边境大肆清剿,为了分裂白莲教组织,傅恒喊道:“白莲教的兄弟们,只要你们交出吴三桂的后人吴诗华、吴书来,本帅即刻退兵,否则……”

        对教主茅子森收留了吴三桂的后代,手下刘松、刘之协极其不满,他们不想为了吴三桂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后代而牺牲自己的生命,便逼迫茅子森向傅恒交出吴诗华和吴书来。

        吴家叔侄是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引荐给茅子森的,茅子森岂会随便交出?他对着刘松、刘之协大声喝道:“傅恒的鬼话,你们也敢相信,他和乾隆是一路货色,想当年乾隆和陈家洛……”

        还没等茅子森把话说完,刘之协的大刀就向教主头上砍了过来,茅子森当场死亡。川楚白莲教的教员们瞬即拥戴刘松为教主。刘松当上教主后,将吴诗华、吴书来的脑袋送给了傅恒。

        霍兵予以理论,结果被刘松处死,见儿子被杀,父母双亲撞柱死亡。

        陈家洛在海宁得知乾隆背弃信义,大肆杀戮红花会会员,他懊悔不已、追悔莫及,觉得自己对不起红花会创始人于万亭,对不起因他而死去的千千万万个红花会会员,对不起结拜兄弟茅子森,对不起……他拿起利剑自刎而死。

        傅恒从川楚边境带着吴诗华、吴书来的脑袋回到了京城,乾隆不但没有丝点儿高兴,反而将他狠狠地训斥了一番,说吴诗华、吴书来只是泥鳅,泥鳅如何能翻大浪?白莲教才是朝廷的心腹大患。

        傅恒忒感委屈,顿觉胸口刺痛,随后吐血不止,仙鹤离逝。而妻子那拉氏见丈夫已去,便紧随夫君,割脉自杀。

        和琳完成任务后回到了京城,乾隆没让和琳休息,而是立即派他前往贵洲、湖南镇压苗民起义,在围攻平陇的战役中,由于受瘴气感染,重病身亡。

        和琳死后,阿桂恢复了军机大臣的职务,当阿桂、王杰提及黄金一事时,乾隆无比愤怒地呵斥道:“黄金既然不知去向,尔等就必须将它烂在肚里,否则,定斩不饶!”见“太上皇”怒不可遏,阿桂、王杰哪敢多嘴,连忙谢恩退下。

        且说,山口正男回国后,“摄关政”小野纯一郎并没有让他到军部述职,而是将他软禁了起来。后来得知弟弟纯三郎死在山口美慧和山口合香之手,于是,小野骤起杀戮山口之心。

        小野心想:杀了山口正男,初恋情人美智子便永远属于纯一郎。

        山口百惠回国后,随即被师傅长谷川带进了富士山的大涌谷。小野纯一郎先是想让好友在自己的府中做武师,被长谷川一口谢绝后,纯一郎又要留下山口百惠,使之成为他的杀人机器。长谷川大声呵斥:“若要徒弟留下,你、我朋友到此结束。”小野万般无奈,只好让长谷川带着徒弟百惠离开了东京都。

        公主真由子整天喊着儿子俊树的名字,没过多久,便一头栽在了皇宫东苑的沙砾上,撒手人寰。

        得知山口正男被小野纯一郎秘密杀害,美智子随即跳井自杀。

        而此时日本许多少壮派以山口正男的被害为导火索,逼迫桃园天皇让位,拥立其子英仁为皇,小野纯一郎被迫自尽谢罪。基此:日本朝廷取消了“摄关政”封号,那象征至高无上的皇权又回到日本政坛。然,桃园天皇与山口正男、高桥次郎一起合谋用日本国在半岛战役战败后须赔偿给大清的50万两的黄金,秘密贿赂大清权臣和中堂,以此谋夺大清江山,以及小野纯三郎为桃园天皇寻找越王宝剑之事,皆随当事人的离逝而石沉大海,无音无讯。

        乾隆帝退位后,本应住在“宁寿宫”,让新皇帝住在“养心殿”,但他不愿迁出,而是让嘉庆居住“毓庆宫”,赐名“继德堂”。乾隆经常御殿,受百官朝贺,嘉庆则处于陪侍的地位。朝鲜使臣到北京,目击记载说:嘉庆“侍坐太上皇,上喜则亦喜,笑则亦笑”。又记载:赐宴之时,嘉庆“侍坐上皇之侧,只视上皇之动静,而一不转瞩”。《清史稿•仁宗本纪》也记道:“初逢训政,恭谨无违。”与他的父、祖相比,嘉庆皇帝是一位既没有政治胆略又缺乏革新精神,既没有理政才能又缺乏勇于作为品格的平庸天子。“平庸”两个字,是嘉庆皇帝的主要性格特点。嘉庆朝是清朝由盛转衰的时代:上承“励精图治、开拓疆宇、四征不庭、揆文奋武”的“康乾盛世”,下启鸦片战争、南京签约、联军入京、帝后出逃的“道咸衰世”。清朝社会的固有矛盾已经积累了180年,嘉庆皇帝扮演了大清帝国由极盛而转为衰败的历史角色。

        嘉庆从乾隆手中接过了权力,同时也接过了盛世外衣下掩藏的一连串危机。

        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初三日,乾隆崩于紫禁城“养心殿”。嘉庆帝颙琰在乾隆死日亲政。嘉庆在办理大行皇帝乾隆大丧期间,采取断然措施,惩治权相和珅,举朝上下,大为震惊。

        和珅是清朝乾隆年间政治家、商人、诗人,中国历史上的权臣之一,清朝历史上的豪商,因贪污过巨,被中国人视为巨贪。和珅所聚敛的财富,约值八亿两至十一亿两白银,所拥有的黄金和白银加上其他古玩、珍宝,超过了清朝政府十五年财政收入的总和。乾隆帝死后才十五天,嘉庆帝以一条白绫赐和珅自尽。

        根据乾隆遗诏,嘉庆并没有株连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其管家刘全则被全家抄斩,刘全的堂弟刘东翻墙逃跑,后不知去向。

        游子民与林兰萱组成了家庭,他抚养着李士松、吴士来、林士忠,之后不久,因避吴三桂后代之嫌,吴士来改为游士来。

        做了一任的江宁知府,游子民便与家人居住在柳溪的四合院,对游子民的做法,柳溪人颇有微词,但游子民总是堂而皇之地对乡民说道:“当初的子民是出于无奈、迫不得已,若不供出高士槐的欺君罔上,又怎能保住士来、士忠和士松?”

        转眼过去了十年,士来、士忠、士松都已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四合院的西院、东院、南院都有人居住,惟独豪华的北院闹鬼无人问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合院的主人高士槐早已被人忘记,太监陈进忠、吴书来、王进保也成为历史。然而,宦门情缘究竟是良缘还是孽缘?这样的问题却始终无人敢于正视。

        当四合院的老人讲完了故事后,已超过正午的十二点,记者们纷纷走向镇食堂。

        而《滨海日报》记者高士槐、杨美馨,《江宁日报》主编林兰萱,银山县委报道组组长游子民,却无半点饿意,他(她)们仍然沉浸在院内老人讲述的既精彩又伤感的故事中……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