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明智之举
    作者:雪原      更新:2022-12-28 18:18      字数:2546
        且说,陈琼骑着一匹枣红骏马,肩垮一把铜柄铁剑,朝着唃厮啰国的青唐城方向一路奔驰而来,当快到“西风口”时,枣红俊马却突然止蹄不跑了。

        西风口是通往青唐城的必经之处,枣红俊马的异常,说明前面有了凶险,然而,陈琼越是艰险,越向前,他瞬即下马,一手提着铜柄铁剑,一手牵着枣红骏马,向着西风口的方向缓缓前行。

        临近西风口,风大的吓人,而且大风中还夹带着细细的黄沙。

        陈琼知道凶险即将来临。他将自己的坐骑牵到了半垛子的土墙旁边,而后轻轻啪了啪枣红俊马的脖子,枣红俊马特通人性,它随即卧在地上且一动不动。

        正当陈琼迎着风沙,向着西风口慢慢走来之际,一条云豹状斑纹的大蟒蛇,突然朝他猛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陈琼不慌不忙,他一个鹞子翻身,避开了大蟒蛇的猛烈攻击,谁知大蟒蛇的尾巴又向他快速地扫了过来,陈琼纵身一跃,反而骑到了大蟒蛇的头上。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陈琼迅即抽出那把铜柄铁剑向着大蟒蛇的头部猛力一刺,大蟒蛇只是摇摆了几下,没过多时便不能动弹。

        陈琼倒吸了一口长气,他认真一看,天啊!这条大蟒蛇足有三丈之余。

        因死了的大蟒蛇倒在大路上,它会影响商贾、百姓的来来往往,而正当陈琼要将大蟒蛇挪开时,大路的两旁忽然间跑出来了二十几个猎人向着陈琼围拢过来,这领头的猎人叫萨尔古,他无比激动地哽咽道:“好汉今天可是帮了我们邈川酋夫土拔的大忙了,赞普瞎征已经下了死命令,务必在三天之内除掉西风口的大蟒蛇,否则,不仅要撤了土拔的酋夫职务,还要让他受一年的牢狱之苦。”

        陈琼问:“为何赞普要下达这般荒唐的命令?”

        萨尔古回答道:“原本每天来往西风口的人数,没有上万也有几千,就是这条大蟒蛇,它每天都要活吞一人,土拔酋夫派了十几拨的猎人,都没有征服这条大蟒蛇,反而让大蟒蛇吞了好几个猎人,到目前为止,这条大蟒蛇已活吞了我们邈川三十几人,既然邈川找不到征服大蟒蛇的能人异士,土拔酋夫只好层层上报,而当唃厮啰国的赞普瞎征得到了如是这般的消息后,他便给土拔酋夫下了一道死命令,幸亏好汉今天杀死了大蟒蛇,否则,我们这些猎人,还不知是谁被大蟒蛇吞进了肚子里?”

        萨尔古都没有询问这个宋人打扮的好汉来此干啥,他就要领着陈琼跟猎人们一起返回邈川。

        陈琼忙道:“别急,那条大蟒蛇是死了,可土拔酋夫不知道的呀!光凭你们猎人的嘴巴说说,那作用不是很大,只有将大蟒蛇抬到土拔酋夫的面前,你们这些猎人才算是真正地交差了,再言,我的坐骑还卧在那半垛子的墙脚下……”

        “好汉言之有理,您就跟我们一起前往邈川吧,酋夫土拔知道是好汉杀死了大蟒蛇,他就一定会重重奖赏您。”

        “不用了,就说是你们猎人打死了大蟒蛇,别跟酋夫提及敝人。”

        萨尔古不大理解眼前好汉的如此做法,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见萨尔古与其他猎人们抬着长长的大蟒蛇向着邈川吃劲地走去,陈琼这才骑着枣红骏马朝着青唐城的方向快马加鞭。

        遥望远去的好汉,萨尔古才追悔不及,自己都没有询问好汉的姓名,就彼此分开,日后又如何找到好汉?

        枣红骏马都还没跑多远,陈琼便看见一个靓丽的道姑站在了大路的中央,对此,他急忙拉住缰绳,翻身下马。

        见眼前的男子身姿挺拔如松,气势刚健似阳,双目炯炯有神,这道姑料此男子定是汉人陈琼无疑。

        可是还没等她说话,陈琼便问:“大路中间的道姑可是赞普之妹瞎玲?”

        道姑面带微笑回应:“贫道是奉兄长之命前来迎接宋军先锋陈琼的。”

        “敝人便是陈琼。”

        就在陈琼要和瞎玲一同前往青唐城时刻,羌人头领姜猛领着三十几个好汉堵住了二人的去路。

        瞎玲认识姜猛,她极为不满地大声呵斥;“好你个姜蛮子,贫道可是奉赞普之命前来迎接宋军先锋陈琼进城的,倘若耽误了陈琼进城的时间,出了什么意外,你个姜蛮子可是担当不起的。”

        姜猛大声笑道:“我姜猛今天就是冲着宋军先锋陈琼来的,二十年前,汉人杀了我们多少羌人,而今老天有眼,此时就是我羌人报仇雪恨的最好时机。”

        “别乱来,现今站在你姜猛身边的人是宋军先锋陈琼,而不是二十年前的宋军元帅王韶,再说,陈琼没带一兵一卒,你个姜蛮子仗着人多势众就想把他陈琼给杀了,这可是有悖唃厮啰国人武德的愚蠢行为!”

        被瞎玲这么一说,姜猛也觉得在理,不过,他要让陈琼自己说出个所以然,而不是听她瞎玲的一言堂。

        瞎玲无比聪明,她随即给陈琼使了个眼色,可陈琼还是默不作声,这可急坏了瞎玲。她暗自忖度:“莫非陈琼也是徒有虚名,遇事居然装哑巴?

        陈琼不急着说话,那是想要看看姜猛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当自己的心里有数时,他便走到姜猛的身边肃然言语:“姜头领,羌族源于古羌,东周时期,西北的羌人迫于秦国的压力,进行了大规模、远距离的迁徙,古羌人以牧羊著称于世,不仅是华夏族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对中国历史发展和中华民族的形成都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炎帝,黄帝,尧,大禹,夏朝皇帝,周朝皇帝等等都是羌人的后裔,就是我陈氏始祖陈胡公也是舜帝姚重华的裔孙,舜帝姓姚,隶属羌族,因此,羌人与汉人皆属我华夏民族,陈琼正是基此原因,才一人前往青唐城,其目的是避免同族相残,若姜头领觉得陈琼言不属实,大可将我杀于此处,以泄姜头领的满腹怒气。”

        陈琼的此番话语,说的姜猛低下了头颅,可他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还是要让陈琼跟他比武,否则,别想见到瞎征赞普。

        “你这姜蛮子就是个死脑筋,人家陈琼是为了我们唃厮啰国的百姓着想,要不十几万大军攻进青唐城,我们的唃厮啰国就必将灭亡。”

        “你瞎玲可别恐吓我姜猛,我们唃厮啰国是跟西夏王朝有签订协议的,宋军攻进青唐城,那西夏的大兵也不是吃醋的,只要西夏大军进入唃厮啰国,宋军就没有胜算的把握。”

        瞎玲听后,冷冷笑道:“怎么,你姜蛮子还想指望西夏小梁氏呀!别说他西夏王朝会不会派人支援我们的唃厮啰国,即便是派人来支援,也不知道两国将士拢合一起,能不能打败宋朝大军,再退一万步来讲,宋军被打败了,西夏不知要从我们的唃厮啰国拿走多少银、粮,又不知要索走我们唃厮啰国的多少青年男、女,如此协议,也只能是丧权辱国,再者,陈琼也说过,羌人、汉人同属一家,归附大宋没有什么不好的,是我们唃厮啰国回归大家庭的明智之举。”

        “瞎玲妹子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我姜猛已经见到了宋军先锋陈琼,又在羌人族老的面前说了许多狠话,总不能就这样回去,让人嘲笑,至少也要过个几招,看看宋军先锋的武功究竟如何?”

        “光武不行,也要文的,这赛文、赛武皆由贫道一人说了算。”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