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  興趣盎然
    作者:雪原      更新:2022-11-29 08:05      字數:2323
        令太后向氏和大宋朝廷的臣工們臆想不到的是,皇帝趙煦的身體會突然間變好,他居然還能跟宰相章惇商議王軍伐夏的諸多事宜。

        “章愛卿!章愛卿,你到底是聽了誰的說教,竟要我們大宋得王軍繞了個大彎來討伐西夏?”

        “啟稟皇上,這既不是我章惇的主意,也不是他王厚的建議,而是剛被皇上擬命不久的王軍先鋒陳瓊的謀計!

        趙煦聽此,興趣盎然,便急忙命太監李憲快快傳喚王厚元帥和陳瓊先鋒。

        趙煦看了看王厚,又看了陳瓊,他隨即詢問二人:“你們由誰來告訴朕,討伐西夏,緣何先要收取青唐?”

        元帥王厚剛要回答皇上的問題,可趙煦卻并不理睬,而是把眼光落在了先鋒陳瓊的身上。

        “還是陳瓊給朕說說看!

        “皇上,遼道宗耶律洪基為何能夠答應大宋皇朝,讓我們兩個國家睦鄰友好,陳瓊以為,這是因為有三方面的因素促成。其一,遼道宗從小就酷愛漢人的中原文化;其二,遼道宗十分仰慕和效法宋仁宗,每每說到宋仁宗,他必定要將自己的右手放到額頭上,并在宋仁宗的忌日時齋戒整天;其三,遼道宗也是希望我們大宋朝能讓吐蕃和羌人臣服,使遼國與羌人、吐蕃的邊境,從此可以平安無事!

        趙煦疑惑道:“我們征討的是西夏梁氏,其目的是要收取被夏人割去的橫山諸脈,這似乎與遼道宗耶律洪基的關系不是很大!

        陳瓊緩緩釋言:“耶律洪基歷來主張宋遼友好,屬遼廷的主和派領袖,然,遼國皇室的主戰派勢力不可小覷,萬一王軍攻伐西夏,而遼道宗又頂不住主戰派的集體圍攻,皇上可想想,他遼道宗為了自己的前途和命運,還會堅持遼宋友好嗎?萬一他向主戰派妥協投降,遼軍就必然南下攻宋,而由此導致的最終結果又是怎樣,憑宋朝廷現在的實力,王軍無法兩線作戰!

        趙煦恍然大悟地欣然笑語:“王軍收取青唐有諸多好處,既可讓西夏蠻軍處于宋朝王軍的包圍之中,又讓遼人對我們宋朝王軍收取青唐樂見其成,還能讓舊黨臣工們啞口無言,實乃一箭三雕的好計謀,現在想想,還是朕的祖母眼光獨到,她臨逝前留下的遺言,讓你陳瓊幫朕……”

        趙煦話還未完,便眼前一黑,身子搖晃。身邊的王厚元帥慌忙將皇上的身體扶住。

        可頃刻間,趙煦又將王厚的雙手慢慢掰開。

        “放心吧,興許是朕昨晚沒有睡好的緣故,快傳宰相章惇覲見!

        趙煦的心腹太監李憲連忙叫喚著一直杵在福寧殿門口等候皇上召見的章惇宰相。

        章惇深知皇帝的身體狀況,也知道皇帝的心愿究竟是什么,當趙煦要章惇傾宋朝全力也要拿回被西夏梁氏奪走的橫斷諸脈時,章惇便隨即命令元帥王厚、先鋒陳瓊率領王軍明日起拔。

        可讓章惇、王厚沒有想到的是,太后向紅梅卻在此時走進了福寧殿。

        向氏要求自己身邊的心腹太監童貫,以王軍監軍的身份參與對夏的作戰。

        為了不影響伐夏大局,趙煦只好點頭答應。

        童貫只是個仁壽宮的太監,為何又會被太后向紅梅看中,讓他參與到對夏的作戰中去?

        童貫少年時便在監欄院頭領李憲的門下供職?伤郧楣郧,且善于揣度李憲的心思,能預先做出順承之事,他知道李憲的權力有多大,希望自己的將來能服侍太后或皇上。

        李憲雖說是福寧殿的總管太監,但他在走進監欄院之前是太醫院里的一個醫術不怎么精湛的太醫給做的腐刑手術,結果是,其下身經常感染化濃,疼痛難忍。因宋朝廷的后宮歷來都對太監的身體要求嚴格,更何況是皇帝的心腹太監,而且還兼任著監欄院的頭領。那個新來的小太監童貫像似懂得李憲的痛苦,便幫他尋醫治療,有時童貫還俯身幫助李憲擠掉了疾處的濃水。

        李憲感恩戴德,他在太后向氏的面前推薦了監欄院的小太監童貫,此后童貫總是在大臣和太后的面前拿著一本《孫子兵法》,像非?炭嗨频,見童貫勤奮刻苦且性情乖巧,向氏便讓趙煦封了他一個虛銜的武職——“承宣使”。

        雖說是虛職,但也足以讓太監童貫高興不已,他想:自己的付出終于有了回報,可一個皇宮內的太監是難以出人頭地的,于是童貫又想盡辦法跟端王趙佶搭上了關系,并傾其所有,賄賂太后身邊的丫鬟、內侍,以及端王府的?蜏匾婧吞O鄧應保。由此一來,太后仁壽宮和趙佶端王府的下人都對太監童貫贊譽有加,好評如潮,長此以往,童貫便在太后向氏和端王的心目中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一日,工部員外郎溫益對端王趙佶說:“皇上已經準備攻打西夏,而下官為了您端王,已用龜殼卜了一掛,結果算出此次王軍大捷而歸,端王可想想,王厚雖是王軍的元帥,可王軍的先鋒則是與王爺曾有過節的陳瓊,而且下官聽人言,整個伐夏策略都是陳瓊一人的謀劃,如此一來,陳瓊必受皇上重用,日后定成王爺您的心腹大患……”

        “你溫益也太啰嗦了,就直截了當地告訴本王,須本王怎么做,方可讓陳瓊的今后不被皇上器重!

        陳瓊的先鋒職務已是榜上釘釘,無法撼動,我們現在須做的就是利用太后的威信,讓西進的王軍增設一個職務,也就是王軍的監軍,到時王爺您便可在伐夏大捷的碗里分杯羹!

        “端王府又哪有什么合適的人選?再者皇上會聽我趙佶的嗎”

        “王爺,仁壽宮的太監童貫呀,他可是個迷戀兵法兵道的奇人異士!

        “讓個太監去當王軍的監軍,這不是丟我大宋的臉面,又是什么?”

        溫益輕輕笑曰:“凡事都有個開頭,下官看好太監童貫!

        趙佶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給太后,向紅梅明明知道趙佶的目的就是沖陳瓊而來,可她為了趙佶,還是答應前往福寧殿去懇求皇上,擬命太監童貫為王軍西征的監軍。

        趙煦沒有多想就答應了太后的懇求。

        趙煦會答應太后的懇求,那是因為童貫早就和李憲通過氣。

        李憲對皇上有恩,趙煦還沒親政的那些歲月,便是他情緒最為低落的時期,每當趙煦發個什么牢騷,皆有人傳到了祖母的耳里。而當祖母要訓斥甚至責罰自己的孫兒時,又都是太監李憲代其罪過。

        其實趙煦的心里非常清楚,祖母是不會責罰自己孫兒的,即便如此,那也能說明,太監李憲對哲宗趙煦的耿耿忠心。而李憲向來把童貫當作是自己的兒子,現在又有太后的舉薦,自己何不做個順水人情?再說,打仗是先鋒和元帥的事情,那監軍也只是做做樣子……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