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羿
    作者:嬌妻帶球跑      更新:2022-10-16 22:27      字數:1909
        后羿沒有家人

        在神創世之初,神為了鞏固統治,向他們的部分子民賜予了力量。

        他們中的一部分人,變得智慧超群,力量脫凡,神將他們帶到了城市中心,教導他們使用超凡的力量,又賦予他們不同的責任,代替神教導開化眾生,向眾生播撒神的光輝,神賜予他們偉大的名諱——神職者

        而剩下的,參差不齊,力量難以控制,血脈中流淌著力量的詛咒,除了那只有在理論中才會出現的變異天才,他們沒有任何價值。神拋棄了他們,他們被神趕到了日之塔周圍,負責監督勞作的魔種。他們是失敗品,是瑕疵,他們只能如凜冬迷途的旅人般抱在一起相互取暖,他們稱自己為——魔道家族

        后羿,便是那魔道家族中的異類,當他剛出生照到太陽的那一刻,他的周身轟然燃起了赤金色的火焰,燒死了懷抱他的父母,族長驚恐而又厭惡的將他拋棄在了荒野,是自日之塔巡視回程的女媧撿到了他,驚異于他的力量,并將他接到了倒懸都市細心培養。

        后羿沒有童年。

        他對童年唯一的記憶便是那座暗無天日的房間,和那永無停息的訓練。

        搭弓,拉弦,射箭,搭弓,拉弦,射箭……

        每當他的手臂已如斷裂的弓弦般耷拉著沒有一絲知覺時,每當手指因弓弦的顫動而如被犁過的土地般皮肉外翻時,女媧,他的養母,會為他修復身體。

        并不是用柔和的魔力修補破損的身體,因為那樣肌肉只會恢復如初。

        而是以一種魔道秘法,強橫的攫取壓榨潛藏的生命力,使細胞在極短的時間內走完生長、分裂、衰老、死亡的一生。

        如此,壞死的肌肉迅速煥發活力,斷裂的肌腱重又連接并更加的堅韌,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成長的更加強大。

        盡管在選擇時,養母就告訴過他使用秘法的代價,不僅會消耗生命,體內殘留的魔道力量更是會隨時反噬,那是用鋼釘一寸寸深入骨髓般的劇痛,足以讓一個意志不堅的正常人變成瘋子。

        但后羿沒有拒絕,因為他知道他的養母想要他接受,他感受的到,他的生命一次又一次的透支,他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蛻變

        已然雪白的長發披散在肩頭,皮膚也已如枯干的樹皮般蒼老,慘白,層層疊疊的皺紋扭曲在一起,猶如一張令人毛骨悚然的鬼臉。任誰也不會想到,如此脆弱的外表下,蘊含著足以移山填海的強大力量。

        后羿沒有朋友。

        沒有人不恐懼他那惡鬼般的容貌。

        更沒有人愿意親近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儈子手。

        后羿知道,神需要一把足以維持恐懼的武器,而他自愿成為那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無論是對凡人,蠢蠢欲動的魔道家族,還是暴亂日漸頻繁的魔種。日之塔的塔頂,也成了神明最為鐘意的刑場。

        日之塔近萬米的高度足夠所有人看到神那殘酷的游戲,被神宣判死刑的罪人將被吊在日之塔的塔頂,行刑者則站在萬米外的祭壇,手持神造的弓箭,只有一箭,生者生,死者死,聽天由命。

        神相信,后羿不會讓他們失望,所有人都會清楚那支箭的鋒利,無論是射出的那支,還是懸在他們頭上的那支

        后羿從不在乎他人的看法。

        他只知道神命令他殺死日之塔頂的生命,至于理由?他不用知道,也不想知道。憐憫?動搖?罪惡感?沒人教過他這些。日之塔的尸骨已然成山,卻從未有過生還者。

        他只知道,只要他還是那支最鋒利的箭,女媧就不會拋棄他,而箭,需要的是精準與力道,其他,太過多余

        他的箭,百發百中,從未失手。

        他的心,堅若鋼鐵,從未動搖。

        他的手,穩如磐石,從未顫抖。

        僅僅十六歲的他已是最強的神職者,諸神之下,眾生之上

        他心甘情愿的將自己鍛造成一把武器,在自己壞掉之前,義無反顧的追隨著女媧

        盡管他知道,女媧不曾對他有過感情

        只是偶爾在夢回的深夜,他因秘法反噬的劇痛而無法入眠時,也會微微的失神,想起曾在街道上遠遠看到的,孩子們的笑容

        稚嫩,美好,充滿希望……

        他看著鏡中自己枯槁如惡鬼的面容,卻忍不住發愣,他經歷的,只有不斷殺人的人生,與童年的一片黑暗。

        他除了這一身用生命換來的殺人技巧,竟是什么都沒有了。

        若是……若是從一開始就未遇到她,他的人生,會不會是另一個樣子……

        風吹散了遮蔽著滿月的云霧,后羿輕輕的推開窗戶,讓眼中灰暗的世界,稍稍明亮了那么一點。

        一聲輕不可察的嘆息,后羿輕輕地將那絲妄念揮散在了微風里。他的精神日間萎靡,強悍的肉體下,生命之火卻已如風中殘燭。神已經開始物色新的武器,也從未瞞過后羿,他知道,他的大限已經快到了,何況,若是沒有女媧,他恐怕也活不到今天。

        后羿呆呆的望著那輪溫柔的明月,手輕輕的拾起了床頭的鏡子。后羿努力回想著曾遠遠望見的孩子們美好的笑容,輕輕對著鏡子勾起了嘴角。

        男人呆立在了原地。

        溫柔的月光下,蒼老的男人呆呆的注視著鏡中的自己,發瘋般不斷扭曲著自己臉上的肌肉,但無論怎么樣,卻始終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男人沉默良久,最后只卻用微微顫抖著的雙手,輕輕的,在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明明姿勢與記憶中的笑容一般無二……

        可為什么鏡子中的那張臉,無論怎么看,都只是在悲哀的哭泣呢……

        烏云掩埋月光,世界重歸黑暗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