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看診報恩
    作者:蓮心水菓      更新:2022-11-02 19:45      字數:2142
        陳師傅走了,整個村村民都自發一起送陳師傅。

        陳寒月跪在師傅的墳前,“師傅,你放心吧,月兒一定記得您的話!

        說完,連連磕了三個響頭。

        沒有了陳師傅的家,陳寒月頓時覺得變得冷冷清清的。

        她收拾好行囊,看著這個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地方,心中涌起許多惆悵和不舍。

        “月兒,師傅知道,你有你的使命。去吧,去完成你應該完成的,師傅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這句話,不斷在陳寒月耳邊回蕩。

        “師傅,你放心吧,月兒一定能做到的!”她捏了捏自己的行囊,最后看了一眼老屋,鎖門離開。

        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她不想讓村民來送,就這樣悄悄走吧,或許,就不會不舍了。

        就在她剛剛出村口的時候,迎面來了一隊熟悉的衛兵,帶頭的,還是那天跟在鄭辰云身后的人。

        陳寒月戒備地退了幾步。

        “小陳大夫,我們夫人有請!”

        陳寒月看了看周圍的衛兵,心中浮現多種脫身方法,但似乎都沒法用。

        “有什么事?我急著趕路,怕是不方便!标惡聡L試拒絕。

        “夫人聽說小陳大夫醫術高明,想請小陳大夫看看!

        陳寒月看了看周圍一副明顯自己不答應就準備動手的態勢,最終還是點頭答應。

        她跟著他們來到了一戶大宅面前,這規模,完全不是林家能比的。

        尤其是大宅的臺階、門當和門檻,象征了這家主人尊貴的身份。

        她被帶到一間大廳,只見堂上一個打扮雍容華貴的貴婦正坐著小口抿茶,姿態優雅自然,面對衛兵的報告聲,頭也沒抬。

        而另一側,鄭辰云偷偷對陳寒月使了個顏色,就再也沒敢說話了。

        過了好一會,她才悠悠開口,“你就是陳寒月?”

        陳寒月看了一眼鄭辰云,回答:“是!

        “果然長的不賴,怪不得,我這個眼高于頂的兒子會為了你帶著人去搶親!

        聽到這句話,陳寒月總算明白了對方的用意,“夫人誤會了,鄭少爺路見不平,是我的恩人,僅此而已!

        “是嗎!”鄭夫人的雖然是問話,但語氣并沒有疑惑,完全是肯定的語氣。

        “母親,我都說了,我和她真的沒什么!”鄭辰云也忍不住開口。

        “我讓你說話了嗎?”鄭夫人的語氣不怒自威。

        鄭辰云低下了頭。

        “夫人,您真的誤會了,我們之間……”

        陳寒月話還沒說完,就被鄭夫人打斷,“行了,既然這樣,那我便信你一回,現在,給你報恩的機會,報恩過后,從此,你離開這里,走的遠遠的,不能再和我兒有任何牽扯!

        “母親……”鄭辰云還想說話,被鄭夫人一個眼神瞪了過去,不說話了。

        “夫人請吩咐!标惡潞敛华q豫。

        看著陳寒月這態度,鄭夫人臉色緩了些,似乎對陳寒月的態度有點滿意。

        “近來我身子有些不適,看了許多大夫都無濟于事,你就幫我看看吧!编嵎蛉颂岢隽俗约旱囊。

        陳寒月沒想到就這么簡單,一下愣住了。

        “怎么?答應那么爽快,反悔了?”鄭夫人嘴角冷了冷。

        “沒有!标惡律锨,“請夫人伸出手!

        陳寒月將三根手指搭在鄭夫人的脈搏之上,隨后,又查看了鄭夫人的手心,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如何?”

        “夫人是不是常年手腳冰涼,出汗,每逢月事,就腹痛難忍!

        “是,你倒是有幾分本事!

        “這是最基本的。不過,這種狀況,急不來,需要針灸,再配藥服用,一個周期下來,要耽誤不少時間!

        鄭夫人擺了擺手,“不需要,你就幫我針灸一下,寫個藥方,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陳寒月也不強求,她知道,對方恐怕誤會自己想找借口就在這里和鄭辰云繼續有牽扯,“好,那夫人里邊請!

        陳寒月將銀針消毒后,分別扎入鄭夫人的關元穴、神闕穴和命門穴等穴位。

        看著鄭夫人的臉色,陳寒月知道,對方定然不以為意,“夫人,我知道,這種方法,很多大夫都曾說過這種辦法,但都是男大夫,所以有所避諱,對嗎?”

        鄭夫人低低“嗯”了一聲。

        “沒事,不要緊,一會,我開一個藥方給您!

        針灸結束后,陳寒月寫下麥門冬、艾葉、澤瀉、紅花、沒藥、車前子、益母草、茶絲子、姜片等藥材,隨后叮囑,“將所有藥物一起加水煎煮,濾渣取藥液,加入紅糖融化后飲用!

        陳寒月交代妥當后,想起剛剛聞到的茶香味和杯底殘留的茶色,再次提醒,“夫人,還有剛剛您喝的茶,還是別喝了,白茶因工藝不炒不揉,自然萎凋,所以新茶性寒,不適合多飲,最好還是選擇陳年老白茶飲用為佳,或者加入陳皮沖泡!

        陳寒月剛剛就有些詫異,鄭夫人竟然會選擇現在依然人們不為熟知的白茶。

        “你居然看出這是白茶?”鄭夫人這下驚訝了。

        “嗯,我師傅曾經也得過一點,剛剛看到了杯底的茶色,還有殘留的茶香,猜出來的!

        若說白茶,可以說,沒有人比自己更了解了。

        家族未滅之時,家中就有種茶制茶,方便入藥,所以,她再清楚不過了。

        “這是我今年清明后,去沙林偶然得來的一罐新茶,叫白牡丹,我很喜歡它的香味,清雅含蓄,加上淡淡的青草香,舌尖的清甜回味無窮。

        不過朋友告訴我,這種茶,沒人喜歡的,味道不如紅茶黑茶熱烈,太寡淡了,尤其新茶,還帶著點青澀,可我并不這么覺得。今日,倒是難得遇上了知音!

        因為這一事,鄭夫人對陳寒月的偏見放下了許多,態度也好了很多。

        “如果您喜歡,那避光密封保存好,正所謂一年茶三年藥七年寶,過幾年再喝,又會有別樣的滋味!

        “一年茶三年藥七年寶?這話說的好!编嵎蛉嗣黠@心情愉快了許多。

        她讓人拿來酬勞,“拿著吧!

        陳寒月推辭,“已經說了是報恩,自然是不能收您的診金的。而且,我也會信守諾言,給您看完,我就離開這里!

        說實話,陳寒月也不想和這樣的龐大家族有過多的牽扯,否則可能還會給自己帶來其他不必要的麻煩。

        鄭夫人看著陳寒月干脆離開的背影,臉上的表情讓人辨不清情緒。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