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求生或死
    作者:无心舍      更新:2023-01-02 21:55      字数:3010
        被困在玻璃世界的鱼,仍旧认为自己生活在江河湖海,短暂的记忆度过漫长的一生,或许没有任何的意义。

        天真无邪的少女趴在鱼缸前,双手手掌贴着玻璃,呆呆地说道:“要是我也能跟鱼一样活着就好了。”

        “我们现在跟鱼有什么区别?”少女身后打扮得跟大学生一样的男生开口说道:“真是不知道,车艾晨为什么要把宋于初找回来。”

        少女跺了跺脚,提到宋于初,脸色顿时一黑,“就是,那个叛徒,当初如果因为他,我们险些都死了,要不是队长……算了,不提伤心事,述一,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邀请我来水族馆约会的吧?”

        “当然不是。”陈述一面色平和,说道:“我手上的任务有些棘手,想让你帮我。”

        “不帮。”少女一口拒绝。

        陈述一并没有因为少女的拒绝而生气,他们是队友,除此之外,还有另一层关系,一阵沉默之后,陈述一缓缓开口,命令道:“明月,帮我。”

        明月的双眼在听到陈述一的命令之后,双目忽然失去了光彩,她的意识,此刻不再属于自己。

        这是陈述一和明月之间的秘密。

        而被敌视的宋于初,此刻还在另一个宋于初的身体里,在看过那个不是他熟知的人生之后,云和修问了宋于初要如何选择。

        “你可以留下来,成为真正的宋于初。”云和修不在意宋于初做任何选择,“只不过,你的介入,会改变很多事情,毕竟你的人生和宋于初的人生完全不一样。”

        宋于初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他们有一样的容貌,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宋于初很想留下来,可他清醒地知道,这里已经不在是属于他的世界了。

        只是稍作犹豫,宋于初便做了决定。

        云和修看着宋于初的目光,心里了然,嘴角微微扬起,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我很高兴你能回来,宋于初。”

        正说着,宋于初手上的抑制器突然微微震动,并且发来了坐标信息,宋于初看着上面的蓝字,伸手点了点,只是瞬间,宋于初便觉得自己失去了意识,很短暂的无意识时间,再睁眼,便已经是另一番情形。

        天台上的风有些凉快。

        云和修没有跟来。

        而天台上,还有另一个人。

        “喂,你别想不开啊!”那人呆坐在天台的边缘,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宋于初连忙发声,慢慢上前,想要制止对方。

        在天台边缘的男人耷拉着背,听到宋于初的声音之后,慢慢地转过头去,他的脸色并不好,双眼通红,却没有哭过的痕迹,倒像是熬了好几天夜,休息不良。

        “为什么我都逃到这里来了,还是有人盯着我……”男人呆愣愣地说着。

        宋于初担心男人想一个不开就跳下去,着急地说道:“年轻人,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情,可是人总得往前看,人生不如意的事情那么多,但总是有希望的,想想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如果你死了,他们会难受的。”

        这些话说出来,宋于初的心里也泛着难受,他现在,同死了有什么区别,家人不再是他的家人,朋友也不再是他的朋友,剩下的是完全陌生的人和陌生的事情,什么时空狩猎局,什么时间病毒,那些人嘴上说着欢迎回来,一个个却对他充斥着敌意。

        “你身上,有悲伤的气息。”男人嘴上说着十分文艺的话,突然朝着宋于初招手,示意他过去。

        宋于初边朝着他走,边问道:“你是想寻死吗?”

        男人点点头。

        “果然是这样啊。”宋于初看着四周,这里的高楼都是没有建成的烂尾楼,一个人也没有,四下荒凉,在这里死去,不会打扰任何人,“我见过很多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人,有些人拼命的想活,有些人甘于认命,觉得死了就是解脱。”

        医院里的生离死别,宋于初早就见怪不怪。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死掉。”男人不知道宋于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个陌生的人,或许是个值得倾诉的好对象,无论他说了什么,无论他会做什么,这个陌生人都不会记在心里。

        “说说吧,为什么想不开。”宋于初在男人身边蹲下,他很小心地没有靠近天台的边缘,万一男人死之前想拉个垫背的,宋于初就得跟他一起下去,如此想着的宋于初觉得,还是跟男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

        男人转过头去,背对着宋于初,说道:“压力太大了,别看我这样,我还算小有名气。”

        “明星啊。”宋于初并不追星,不过医院里头的小姑娘们倒是热衷于此,逮着空闲的时间,不管男女老少一阵安利,若是以前,宋于初还有个要签名的理由,现在,他身上既没有笔,也没有朋友了。

        男人点点头。

        “你说自己被盯着,明星不就是这样吗?万众瞩目,粉丝们可都看着。”宋于初觉得,这些明星实在有些贪心了,既想要被人关注,又厌烦过度的关注带来的困扰。

        即便如此,宋于初还是想劝解对方。

        男人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是讨厌被粉丝关注,我厌恶的是自己的家人,我的爸妈,他们疯狂的掌控欲,让我感觉到窒息,我想,只有我死了,他们才会彻底消停吧。打从一开始,我就并不想成为明星,我的人生,都是他们在做选择。”

        宋于初突然将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说道:“我懂你,其实想想,一开始我并不是想当医生的,是我妈改了我的志愿,我才会去读医,家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不讲道理的。”

        男人垂着头,似乎并没有收到任何的安慰,“不一样的,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听我说……”

        宋于初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突然站起来,转过身,宋于初顿时被吓到说不出话来,因为面前的男人,头和四肢都是正常的,身前却长满了无数的眼球,每个眼球都直勾勾地往上盯着他自己的头。

        宋于初反应过来,他是被手上的抑制器传送过来的,而这玩意儿是用来追踪时间病毒的,虽然面前的这个男人和上次见到的时间病毒完全不一样,宋于初可以确定,这就是时间病毒。

        只是这一刻宋于初才知道,原来时间病毒在宿主的身上,会有各种各样的形态。

        宋于初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和恶心,上次那个叫杨雨的女人,展现出来的时间病毒无比的混乱,而她的过去,也是那样的混乱与绝望,宋于初此时清晰地认识到,所谓的时间病毒,也是在变相地展现人们内心深处的弱点而已。

        宋于初步步后退着,手上的银环感受到了宋于初的思想,成为了他手里的手术刀。

        “我也是人啊,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我只能当一个提线木偶,说什么做什么,都要被摆布?”

        听着确实很可怜,更可怜的是,现在他仍旧是被时间病毒摆布的玩偶。

        那些眼睛盘布,跟向日葵的花盘一样,很快,它们不再盯着那个男人,而是随着男人的目光一起,直盯着宋于初,宋于初只感觉一阵恶寒,不知道为什么,他完全没有了上次和时间病毒作战时的勇气。

        准确来说,上一次,似乎不是他自己在主导自己的身体,他也是被控制的那个人。

        就在宋于初愣神的时候,眼珠突然蹦出,连接着血线朝着宋于初袭来,他来不及躲闪,胸口直接挨了一遭,那力道大得可怕,直接把宋于初打飞出去好几米,硬生生地撞到了门上。

        眼看着对方逼近,宋于初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这里。

        或许,就这样死去也是可以的。

        宋于初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他活到现在算不上长,这辈子也算不上十分幸运顺遂,可是宋于初从来都是很积极的心态在面对生活,从来不会有轻生的想法,现在,在面对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宋于初竟然会觉得,就这样死去是个不错的借口。

        身上的痛苦让宋于初没法保持彻底的清醒,求生欲的下降让这副身体的反应速度降低了许多,宋于初艰辛地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等他站稳,又是一道猛烈的撞击,这次宋于初却没有飞出去,而是被眼珠子缠住了身体。

        恶心感让宋于初本能地呕吐,然而吐出来的是鲜红的血液。

        胸腔传来的痛苦实打实地,让宋于初感受到了死亡。

        真的会死的!

        宋于初不想面对这样消极的自己,可是他实在找不到活下去的信念,要怎么才能活下去,身体的本能似乎是可以战斗,可以对抗,然而宋于初没有理由活下去。

        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活的绝望相持不下,宋于初很想就这样放弃。

        然而手上的抑制器只需要一点求生的意志。

        即便宋于初已经失去意识,只剩下本能,抑制器也可以在他手上发挥作用。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