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罪爱(三十七)
    作者:一个懒人      更新:2023-01-08 20:51      字数:3100
        37

        傍晚时分,存香园。

        许昭将季节送到宅邸后被热情地留下来吃了顿晚饭,虽然他内心是拒绝的,但碍于情面还是勉强自己陪着笑脸坐到了餐桌上,季节今天的心情不错,还特地为他开了一瓶92年的波尔多红酒。对于好酒许昭自然是来者不拒的,随着幼滑醇香的口感慢慢在口腔中绽放,疲惫的身心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短暂的放松。

        两人正吃到一半时季节的助手突然跑来在季节耳边小声说了点什么,只见季节脸色微微一沉,然后起身离开了椅子。

        许昭原以为这顿饭多半会提早结束,可没过多久季节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回到了座位上,心情似乎并没有受到突发事件的影响,神色如常道:“不好意思啊,处理点小麻烦。”

        “麻烦?需要我帮忙吗?”许昭随口一问,其实也不过就是客套一下,因为以他对季节的了解一般不主动开口的事儿基本没他插手的必要,而季节的回答也如他所料,“不需要,一只臭水沟的老鼠而已,动动手指就能解决。”说着拿起酒杯优雅地抿了口红酒,他不想在餐桌上讨论那些令人倒胃口的东西,于是便继续他们刚才没说完的话题,“对了,咱们刚刚聊到哪了?”

        许昭微微一怔,虽然他并不知道季节口中所指的老鼠是谁,但他却很清楚惹毛这个疯子的下场是什么,他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与己无关的事还是少打听为妙。

        把老骨头估计也撑不了几年,等他一倒你觉得他那个废物弟弟会是杨定邦的对手吗?”

        季节看着许昭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看来你对他的期望好像很高啊,怎么?想再多找个靠山?”

        许昭敏锐地从季节的笑容里嗅到一丝猜忌的味道,且不论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小心着回答总是对的,“你想多了,我只是纯粹欣赏有能力的人,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你。”许昭的话虽然只有前面一半是真的,但好话又有谁会不爱听呢,老谋深算的于明伟是如此,更何况年轻气盛的季节。

        “哈,我就开个玩笑,就算你看得上杨定邦,人家杨定邦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

        “呵,说的也是。”

        许昭对季节这种揶揄的话早就听习惯了,并一如既往地一笑置之,但所谓的“置之”到底是消失还是沉积,答案就只有许昭自己心里才最清楚。

        “有件事我挺好奇的,你怎么就能确定邢天会相信严洛一就是杀人凶手呢?”许昭有意将话题转移到了季节身上,他怕再聊下去杯子里的红酒都不香了。

        “信又怎样,不信又怎样?重要的是我玩得高兴,等游戏结束之后他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到那时我自然会送他去他该去的地方,让他永远的……消失。”

        “你这么做不怕邢天知道后恨你一辈子吗?”

        季节手里的刀叉一顿,抬眼望向许昭,双眸里闪着冰冷且诡异的光芒,浅笑着说道:“没有刻苦铭心的爱,那就给他刻苦铭心的恨,总好过他心里没我,你说是吧?”

        “……”许昭无言以对,毕竟这种扭曲的爱情观不是他这样一个正常人能理解的,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想要知道季节和邢天之间是否会存在对立的一天,古话说得好,良禽择木而栖,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也该是做出正确选择的时候了。

        “季总,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有了今天的我必然会有明天的你,我定会竭尽所能为您效力,助您达成一切心愿。”

        季节听了许昭这番效忠之言立马眉开眼笑,当即举起手里的高脚杯开怀道:“说的好,来!为了我们都能有如愿以偿的一天。”

        许昭也随之微笑举杯,两人异口同声:“Cheers!”

        ……

        当晚,严洛一在陈浩的循循善诱下终于答应暂时在陈浩家暂住几天,其实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是打算去睡桥底的,他不想给陈浩再多添一条窝藏嫌犯的罪名,两人为此在车上争了半天,最后架不住陈浩要和他一起睡桥底的执拗劲儿,严洛一也只好跟着他一起回家。

        谁知到家后两人又因为睡床还是睡沙发的事情争了起来,这回倒是给严洛一争赢了,因为陈浩要是不答应他睡沙发那他就去躺地板,逼得陈浩不得不妥协。

        第二天早上,严洛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是睡到了床上,不用想也知道是陈浩趁着他睡着的时候偷偷将自己抱上了床,可能是昨天一天忙活下来太累了,刚往沙发上一躺就睡成了头死猪,任人拿捏还浑然不知。

        严洛一坐在床上默默为自己的失败叹了口气,唉,罢了,大不了多做点家务还人情债吧。

        从卧室出来后严洛一并没有看到陈浩的身影,只看到了沙发上凌乱的被褥,还有放在客厅餐桌上的一部旧手机和一张纸条,“冰箱里有速冻饺子,我不在家时尽量不要出门,有事发短信,在我回来之前屋里的窗帘不要拉开,不要开灯,不要应门,不要与除我之外的人联系,切记。”

        严洛一的脸上不禁露出苦笑,若不是此刻身临其境,恐怕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见不得人的一天,真真体验了一把在逃犯的感觉,该说不说,这感觉还挺憋屈的。

        严洛一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早上八点半,好在白天也不需要开灯,在简单的洗漱完后便打开冰箱里取出了速冻饺子,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吃完早饭严洛一便开始了一天的家务劳作,将陈浩家从里到外每一处肉眼可见的地方都清扫了一遍,细到连油烟机里的陈年老油渍都擦得一干二净。一开始他还天真的以为陈浩家不大,清理起来应该不用费太多力气,但事实是他远低估了一个常年单身糙汉的邋遢程度,这一扫直接从上午扫到了太阳落山,把他累得那叫一个够呛,原先吃进肚里的一大碗饺子也全都给耗没了。

        严洛一饿得肚子咕咕叫,于是他再次走向冰箱准备给自己整点吃的,却不料打开冰箱一看里竟然是空的!当下一整个傻眼,靠!什么冰箱里有速冻饺子,明明是冰箱里只有速冻饺子!

        看着冰箱里仅存的两罐啤酒严洛一感到懊恼不已,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早上在冰箱里拿水饺的时候没想着多瞅一眼,这下可好,不但把一天的口粮吃了,还傻乎乎地耗费那么多体力。

        咕噜咕噜……肚子又叫了,严洛一一咬牙索性拿了罐啤酒出来,不是说啤酒是“液体面包”吗,那就先当面包用着呗。

        随后严洛一赶紧给陈浩发短信提醒他带点吃的回来,眼下这种处境他也不好意思多要求什么,只要是能果腹的他吃啥都行。

        “我可能要稍微晚点回来,回来给你带烧烤。”陈浩的回复令严洛一顿时两眼放光,哈喇子都差点流下来,果然这世上没有什么烦恼是美食不能解决的,一顿不行那就两顿。

        一想到晚上有烧烤吃严洛一整个人都精神了,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好像变得不那么郁闷,就是这等待的过程会有点难熬。

        喝下一罐啤酒后由于酒精的副作用导致严洛一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后发现房间里黑压压的,抬眼一看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严洛一心想,出于关心他给陈浩发了条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消息刚发出去他的手机就响了,是陈浩打来的。

        “喂,你在哪儿?”严洛一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焦急。

        “呵,你的狗鼻子还真灵啊,楼下都能闻得到,别急,再过两分钟你就能吃到你的烧烤了。”

        严洛一心头一喜,兴冲冲地走到窗边微微撩起窗帘向楼下张望,正好看到陈浩手里提着一袋食物往楼里走,内心不禁雀跃:它来了它来了,我的烧烤终于来了!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也就四层楼的高度严洛一却迟迟未见陈浩开门的动静,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出去看一眼的时候门外发出了响动,他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

        回来了!严洛一快步走到门口,满怀期待地等着开门迎接美食的激动时刻。

        “怎么这么慢?你……”严洛一瞬间噤声,他的笑容僵在脸上,眼里闪烁着惊恐的光芒,因为他知道站在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陈浩!

        男人身着工装,鸭舌帽挡住了他半张脸,趁着严洛一惊恐之余迅速将手中的电击枪扎在了他身上。

        “唔……”严洛一发出一声闷哼便立刻倒地不起,身体无法控制地抽搐着。

        男人勾起嘴角,蹲下身子凑到严洛一面前,从微张的唇瓣中发出阴沉的低语,“你果然在这里。”

        昏暗的灯光下严洛一看不清男人的脸,他极力想呼救可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就好像被一只隐形的手掐住了脖子。

        一股刺鼻的气味蹿进了他的鼻腔,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手去抓男人的帽子,即便是死也要在闭眼前知道害他的人是谁。

        然而就在帽檐落下的那一刻,他眼前的却只有黑暗……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