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罪愛 29
    作者:一個懶人      更新:2022-11-19 14:24      字數:3270
        29

        深夜,紅葉山療養院。

        院內的走廊里只有少數的燈還亮著,護士臺的值班護士正百無聊賴地看著手機里播放的偶像劇,男主在大學畢業那天為女主精心準備了一場表白,可就在男主正要向女主表白的關鍵時刻耳邊卻傳來了電梯開門的聲音,她眼前一亮,只見一個和偶像劇里男主同款的男人從電梯里走了出來,急匆匆地徑直往病房區域走去,當下她立馬攔住了對方,雖然對方是自己喜歡的那類型帥哥,但醫院該守的規矩總還是得守的。

        “欸,你干嘛的?已經過了探視時間,不能進去!

        男人腳下一停,隨即禮貌地詢道:“哦,不好意思,請問你們這里是不是住著一個叫金啟泰的病人!

        “抱歉,病人的信息我們不能隨便透露!

        男人沒想到糊弄過門衛后還有一道關卡,但眼下這件事對他來說刻不容緩,既然硬闖不行,那就只能再一次行使自己的特權,于是便從兜里掏出警官證出示在護士面前,“我是警察,找他是想了解一些情況,例行公事,麻煩通融一下!

        護士拿過證件謹慎地核實了一番,在確認完證件是本人的之后護士將證件還給了對方并確認道:“對,他就住在204病房!

        男人道了聲謝謝,不料剛準備想走又被護士給叫住了,叮囑他:“204房的病人身體比較虛弱,你們說的時間盡量不要太長,要是他有什么不舒服你一定要及時叫我!

        男人頷首,“嗯,好,我知道了!

        護士的視線隨著男人的離開慢慢收回,笑盈盈地坐回椅子上默念起對方名字,“嚴洛一,洛一……嘿,連名字都起得跟偶像劇似的!

        安靜的走廊上回響著嚴洛一由快至慢的腳步聲,如同他此刻的心跳聲,越跳越沉。

        一小時前,他剛一到家就接到了一通陌生來電,不過號碼雖是陌生的,而人卻不是,打給他的是許昭。許昭在電話里簡要地表明了自己私底下一直在為邢天做事,由于邢天現在無法和外面接觸,所以有些話就讓他來代為轉告,是一句只有他們兩人之間才能聽懂的話。

        “你要找的東西在我父親那里,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如果想知道真相的話就自己去問清楚吧!

        嚴洛一在聽到這句話的當下內心的感受不是懷疑,也不是詫異,只是心痛。許昭作為一個局外人沒必要用這種瞎話來誆騙自己,而所謂的“任務完成”等同于承認了他所做的一切,這是嚴洛一最不想聽到的答案,也是最怕得到的答案。

        于是在得知金啟泰已被轉移到紅葉山療養院之后嚴洛一便立刻趕往紅葉山,路上他糾結著是否要通知陳浩一聲,但一想到在陳浩多半會阻止自己單獨去見金啟泰就放棄了這個念頭,他知道陳浩鐵定擔心自己的安全,可眼下他已經顧不了這么多了,只想盡快從金啟泰嘴里問出真相,況且他也并不覺得自己會遇到什么危險,畢竟那家紅葉山療養院是正規場所,院內到處都有監控,料想也沒人敢在那里拿他怎么樣。

        來到204門前嚴洛一站定了一會兒,在面對金啟泰之前他必須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最后他深吸了一口氣,握住門把直接打開了房門。

        “你誰?進來不知道要先敲門的嗎?”黑暗中突然冒出一個男人的聲音。

        嚴洛一一驚,第一反應還以為是金啟泰身邊的保鏢,結果在男人開燈后才看清對方身上穿著的是員工制服,胸前還扣著他的工號牌,寫著:0046鄒國強。

        嚴洛一當下松了口氣,估計是療養院里專門負責照顧金啟泰的護工,可原本陪護的不一直都是馮姐嗎?怎么突然換人了?

        “喂!問你呢,你誰?再不走我叫保安了!”

        男人不耐的質問聲令嚴洛一眉頭一皺,他沒時間多想,隨即照老方法拿出自己的警員證對男人說道:“我是警察,有件案子需要詢問病人,麻煩你配合一下!

        男人一看是警察態度立馬就變了,客客氣氣道:“哦,是這樣啊,可是老人家已經睡下去了,你看這……”

        嚴洛一沉著臉,毅然決然道:“人命關天,你覺得哪個重要?”

        男人無奈點了點頭,“好吧,那我幫你喊他!闭f完男人便從沙發上起身走到金啟泰床邊輕輕拍了拍他,湊近他耳邊小聲喚了幾聲老爺子。

        嚴洛一看著病床上形如枯槁的金啟泰內心五味雜陳,縱然對方就是害死自己父親的兇手又如何,對于一個將死之人來說懲罰已經變得毫無意義,所有的仇和恨終會隨著死亡而消散,而這世上唯一不會改變的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真相。

        直到此刻嚴洛一才終于明白了一件事,其實一直以來他在找尋的目標并不是一個仇人,是在真相大白之后那一刻給自己帶來的解脫。

        鄒國強對著眼睛緩緩睜開的金啟泰說道:“老爺子,有警官來找你問話!

        金啟泰呆呆地看了鄒國強一眼,在聽到警察二字之后才將視線轉移到嚴洛一身上,不知是不是錯覺,嚴洛一似乎從金啟泰的眼神捕捉到了一絲疑惑,不止對他,對鄒國強也是。

        “馮翠呢?”金啟泰沙啞著嗓子問道,這個問題顯然是對著鄒國強問的。

        “哦,馮姐家里出了點急事兒,讓我替她先代為照顧您兩天!

        “急事?”金啟泰雙眉微微一蹙,眼底的疑惑更加明顯,可還沒等他細想就聽鄒國強指著嚴洛一說道:“老爺子,這位警官來找你,說是有要緊的事要問你!

        金啟泰大概能猜到嚴洛一這個時間來找他必然和嚴峰的事情有關,便對鄒國強說道:“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鄒國強識相地站起身,“哎,那你們聊,我在外面候著,有事叫我!

        金啟泰頷首,鄒國強隨即起身拿起沙發床上的外套離開了房間。

        從剛才兩人簡短的對話里嚴洛一得出了兩點,第一,馮翠的突然離開并未告知金啟泰,說明發生的狀況急到她來不及通知的程度,第二,鄒國強確實是這家療養院的員工,而非邢天派來監視的手下。

        見鄒國強一走金啟泰倒是先開了口,“是小天……出什么事了嗎?”金啟泰此刻的狀態非常虛弱,就連說話也只能斷斷續續的。

        嚴洛一移步到病床前,壓低著聲音反問道:“他干了什么難道你不知道嗎?”

        金啟泰不語,他沒聽明白嚴洛一話里的意思,但從嚴洛一的表情判斷邢天必然是遇上了麻煩脫不開身,因此嚴洛一會來找上他的可能性只有一個,“和我有關,對嗎?”

        金啟泰的反應讓嚴洛一頗感意外,不,應該說是奇怪,似乎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來意,可邢天明明說把東西交給了他,怎么會……?

        五分鐘前,走廊外。

        鄒國強笑嘻嘻地來到護士臺搭訕,“小美,又在追劇呢?”

        小美此時正看得起勁對鄒國強的笑臉不屑一顧,隨口敷衍了一聲“嗯”。

        “那啥,小美,別說哥不想著你!编u國強靠上前小聲說道,“我有一在海關做事的朋友,他那兒新收了批走私的奢侈品,怎么樣?想不想看看?”

        小美一聽有這好事頓時來了興致,看向鄒國強的雙眸閃閃發亮,“真的?!想看想看!

        鄒國強從兜里掏出自己儲物柜的鑰匙在小美眼前晃了晃,“喏,照片都在柜子里呢,包啊鞋啊化妝品啊,應有盡有,喊聲好哥哥我就給你!

        “呀,謝謝好哥哥!”小美不等鄒國強答復直接上手搶下鑰匙,“哥,你幫我在這兒看一下唄,等我看完就回來哈!

        鄒國強笑著點了點頭,“行,去看吧,我幫你看著!

        “欸,好嘞!毙∶琅d沖沖地跑出護士臺,離開前不忘提醒鄒國強,“對了,要是看到病房的呼叫燈響了你可得馬上來叫我!

        鄒國強淡定地朝他擺了擺手,“明白,小事一樁,趕緊去吧!蓖∶罋g快離去的背影鄒國強臉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因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脫離貧窮的生活過上夢寐以求的日子,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將眼前即將響起的呼叫燈,按滅……

        ……

        凌晨兩點,忽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如同一道魔音打破了黑夜的寧靜,繞進沉睡之人的耳朵里。

        陳浩在半夢半醒之間迷迷糊糊地接起電話,忙活到一點才到家的他正是睡意正濃之時,連眼皮子都懶得睜開,也不管對方是誰張口就道:“還能不能讓人喘口氣了,天大的事等我睡醒了再說!

        “這事比天還大!”

        路展國的一聲怒吼瞬間令陳浩瞪大了雙眼,這是他第一次聽路展國用這種口氣說話,當下便意識到他要說的事情絕對非同小可,搞不好嚴重程度堪比火星撞地球。

        “出什么事了?”

        “金啟泰死了,是他殺!

        陳浩神色一凝,唰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心里莫名涌上一股不祥的預感,“什么時候的事?”

        “就在剛才,療養院的護士報的警!

        “怎么確定是他殺?”

        “因為她看到了兇手,是……”

        路展國隨即嘆了口氣,頓了頓才從嘴里說出兇手的名字,“是洛一!

        陳浩呼吸一窒,他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在無法接受的錯愕之下他竟然問出了一個極其弱智的問題,“洛一,哪個洛一?”

        “你TM是睡傻了嗎?還能有哪個洛一!聽清楚了……”路展國暴躁地咬了牙,其實他也不想相信這是真的,但現實已經擺在了眼前逼得他不得不去面對。

        “嚴洛一,他殺了金啟泰!”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