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愿难平 (求票票啊)
    作者:潜水老贼      更新:2021-07-06 09:06      字数:4319
        精神力在真珠空间的姬征,此时也是一阵头晕目眩,他很清楚今日获得的机缘可谓是运气好到爆棚,但是看到秦老生前真武巅峰境界之人,对于魔影三重身领悟也只是小成,虽然秦老领悟获取没多久,但毕竟人家境界高深。

        要是换做自己领悟的话怕是需要很长的时间,不过一但大成,那好处可是巨大的,先不说分身可短暂战斗,就说那速度却是堪称极尽的。

        湖底外面的蔡通看到少年一直闭目没有动静,全身散发着光芒,心中一阵焦急,因为他不知道少年获得了什么,需知道,眼前少年一刻不死,自己的未来便多一份危险。

        只见他使出浑身解数攻击着眼前的光芒,但对光芒其中的少年却是没有丝毫的作用,直至最后的他,干脆放弃了攻击,他准备等到少年苏醒之后,直接袭杀掉,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少年正在接受着一份天大的传承。

        就这样,时间转眼便过去两天,这两天的姬征在精神空间内,努力的消化着秦老赠予的传承,收获非常之大,甚至在不知不觉中便突破了淬体八重境界,起初的自己沉迷在身法武技之上,并没有过大的去关注。

        还是琪老冷不丁的说了一声道:“嘿嘿,小子,你又晋级了”,这时的姬征才反应过来,他知道获得真珠的自己,未来一段时间,晋级应该会比普通人要快,但是也没想到这才没多久便又突破了。

        因为前几天突破淬体七重太过艰难,导致他误解了自己的修行速度,其实之前的他是故意压制境界,获取未来潜能,所以突破比较艰难,但那时候他也获得了许多的好处,而这次的晋级,却显得有一些平淡,自然。

        只是他的胳膊此时也在接受着法力淬体,不一会,两个胳膊到拳头之处便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此时的姬征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应该不施展底牌摩天拳的话,跟法力二重境界之人应该可以掰掰手腕,甚至凭借着自己身体力量大的原因,战斗时间久一点,甚至可以战而胜之。

        但这对于外面的危机,却显得还是有点不够看,因为他知道蔡通就在外面在守着他呢。

        “该怎么办,怎么办”。

        心中不停的思索着,不曾想。琪老这时插话说道:“少年人,真的是当局者迷啊,此刻摆在你眼前不就有一条路”。

        姬征也是回复道:“哎呀,伟大的圣君,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办法化解危机,你快说啊”。

        琪老听到这小子这时候有点急了,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心中也是一阵欣喜,脸上笑眯眯的说道:“你既然承了那个秦姓老者的情,这次就要借助他生前的力量来助你化解这次危机,这颗真珠可不是只有加速修行的作用,传承者可以借助其中的一丝力量,但是万万不可超过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不然本体扛不住强大的力量,便会直接崩坏掉”。

        “而以你的身躯,多借助一重法力境界力量也是没有关系的,而只要你借助一点真珠内的力量,再加上摩天拳的爆发,轰杀外面那个人也是有机会做到的”。

        刚刚还在焦急的姬征,听完琪老所说,仔细思索一番,忽然觉得眼前的危机,好像也并不是难以破解了,果然还是琪老懂得多,不然等一会这真珠空间把自己传送出去之时,自己可就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又是一天过去,此时的山脉深处一处湖水之地,一名老者在湖中等待着,而他的前方却是闪烁着一小片光芒,只见湖水中一片光芒大闪,附近的水面上便散发无尽的光芒,大白天天上太阳仿佛都没有此时水面中的光芒耀眼夺目。

        而随着光芒逐渐消逝,只见一名少年便凭空的出现在了湖边之处,这名少年此时也是背负着双手,目光灼灼的看向湖中不远处的老者。

        少年那扎起来的乌黑头发,加上那乌木般的黑色瞳孔,高挺的鼻子,那张看起来平凡的面孔,此时却是显得是那么的平凡,脸庞之上也是透露着锋芒,加上他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彷佛这时的他已经化身为武道强者一般,此人正是刚从真珠空间出来的姬征。

        刺激的光芒已经逐渐消失,离岸边不远处,还在湖中的蔡通,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缓缓的转过了身体,当看到之前还落荒而逃的少年,此刻这么骚气的站在岸边眺望着自己,此刻的他真的是怒火中烧,甚至有些无语。

        暗骂一声:“我星星你个****”。

        随意的骂完一句,这时的他也露出阴狠的目光也是出口说道:“姬姓少年,你出来刚刚第一时间不逃跑,是想好自己的死法了,嘿嘿,我会成全你的,不过就是会让你死的没那么容易,话说回来,就算刚刚的你直接逃跑,你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说罢,蔡通在水中一个纵身跳跃,便已经落在了岸边少年不远之处。

        姬征听到蔡姓老者的话,随即也是露出一脸不屑,也是出口说道:“蔡通啊,你年纪是挺大,可是你的年纪远没有你的自信更大啊,你可曾想过,之前的你追了我那么久都不曾追上我,刚刚的我如果逃跑你还来的及追上我吗,还有既然我敢就这么站在这里,自然是可以轻松的灭杀你”。

        蔡通闻言,眉头也是紧缩,心中想着,眼前的少年却是非常滑溜,之前便险些让自己吃亏,想到这里后,他的身体便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没有说话,他在谨防眼前的少年继续耍诈。

        姬征看到不远处,严阵以待的蔡通,脸上扑哧一笑,便开始嘲讽的说道:“害,蠢货就是蠢货,你看我随口一说,老王八便不敢再动弹了”,说完此话的姬征,顾不得此时的蔡通脸色的变化,直接沿着岸边远处跑去。

        彷佛知道后方已经是暴怒状态下的蔡通,又是边跑边嘲讽道:“老王八又要恼羞成怒了,是不是又要准备开始威胁了,就只会这一句威胁,也不知道小时候的你是不是没人教你说话,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唉,好惨的老头子啊,小时候无依无靠也就算了,不曾想,身子骨都埋进去半截了,还是无子无孙一个人”。

        后方的蔡通火冒三丈,一开始确实是准备威胁,不曾想少年后面的一段话彷佛是戳到了自己心里,此时的他,脸上更是露出一丝落寞之色,不过也是转眼即逝。

        强压着心中的怒气,快速说道:“少年人,你就继续得瑟吧,等会你就知道自己的下场了”便开始加快向前方少年追去。

        在后方追赶的蔡通偶尔会释放法力轰击着前方少年,附近的地面都变得满是疮痍,而前方的少年每次都是避开攻击,持续的嘲讽着后面老者,就这样在一老一少的奔跑中时间也在慢慢流逝着,直到姬征看到前方的一颗大树,他知道机会来了。

        他朝着大树加速跑去,此时的他迅速往嘴里塞进一些丹药,直到接近大树的时候,只见他双脚登在大树之中,身子一个反转,腿部力量借助着大树的坚硬,一个猛踢,身影便像炮弹似的向后方飞去。

        后方的蔡通看到少年猛然向自己飞来,也来不及施展武技,只能使用全身法力举起手臂抵挡,只听轰的一声,两人的拳头便是触碰到一起,只听轰隆一声,惊天巨响也是随即发出,附近的烟尘便环绕在四周滚滚不息,周围草木更是皆是一阵震动。

        直至这一片区域烟起烟散,此时的姬征气喘吁吁的站立在原地,而这时的蔡通已经不见了踪影。

        仔细查看的话,就会发现这时的蔡通已经在百米之处的一处石头下方压着,这时候的他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衣衫已经被震碎的差不多了,身体在地面摩擦了这么远,更是血流不止,脸上也是被地面上的泥土和鲜血覆盖,尤其是一双手臂已经碎掉,此时的他堪称是体无完肤,浑身都是伤口。

        此时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不过这时候的他并没有大喊大叫,身体上的伤彷佛已经不足以让他感到疼痛,此时的他显得很呆滞,他不明白,他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么狼狈的人会是他自己,要知道他可是法力中阶段的人,而远处的那个少年,明明还没有突破至法力境界啊。

        现在的他,已经迷茫了,但他不知道的是,远处的少年为了这次的攻击,却是准备了许久。

        对于远处的少年的理解,自己这次想要逃出这次危机,就得以命搏命才有一线生机。其一就是蔡通之前的伤并没有痊愈,其二便是自己借助真珠中的一丝力量,还有最主要的就是蔡通的大意,这么久以来,自己一直都是在不停的逃跑,其心中万万想不到自己会杀他一个回马枪。

        直到出手袭击的时候,姬征爆发出全身的法力,使出了大力摩天拳,便有了现在的局面,但显然他不是姬征,想不了这么多,他只能将眼前的一切,想象成这几年这名少年一直在隐藏实力,其实早就是法力二重的修士,然后修行了他父亲给他的绝世武技才战胜了自己。

        但不管怎么想,直到姬征缓缓的向自己走来,发现没有半点威胁,一脸痴呆的蔡通,淡漠的说道:“就因前几天的一件小事,你就不远千里的前来追杀与我,你觉得值吗,后悔了吗。

        “要知道没有这个事情,我可能最多看不惯你的为人,将来也只是将你驱逐出姬家,并不会杀你,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这世界太大了,我也根本管不过来,但是既然来了,也做了,无论如何,你今天必定是一死,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蔡通闻言,先是从痴呆中缓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姬征,也没有说话,转眼自己便陷入了回忆之中。

        回忆中的少年家境平凡,还没有现在的姬征年龄大,幼小的他却是很开心,因为自己的父母和爷爷每天都会哄着自己,陪自己玩耍打闹。

        直到有一天,小镇上发生变故,父母为了保护他,悍然不惧的冲了上去,最后也是被无情斩杀,幼年的他被爷爷拉在地窖里,才险险的避过一劫,在这以武为尊的修行大陆,这也只是一个现实中的一个缩影。

        那天过后的他,从起初的每天哭泣到后来变得愈来愈沉默,他的爷爷也不是强者,只是一个平凡的老者,只能带着他四处颠沛流离,直至到了这乌山镇,虽然很艰难的生活着,但最后还是定居在了此处。

        就这样,爷爷陪着少年长大直到自己去世,少年更是哭的歇斯底里,长大后的他想踏足武道,想为自己的父母报仇,虽然知道修行很艰难,但还是想尝试一番,可最后发现自己已经错过最好的修行时间,心灰意冷之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直到他机缘巧合之下接触了炼丹之术,他知道真正的炼丹师可是很受人尊敬的,也许能帮到自己也说不定,通过自己的努力,也算是有了一点小的成就,到了中年的他甚至了万人敬仰的炼丹师。

        中年的他通过蛛丝马迹了解到,当初杀害自己父母的人,正是大势力之人时,自己招惹不起的存在,心中一阵心灰意冷,因为他知道自己哪怕再努力,也不会搬动那座大山……

        于是后来他便开始武道炼丹双修,可是到了自己年老之时依旧没有任何巨大成就,对方势力却是依然那么强大,自己遥遥而不可及,自暴自弃的他便开始了作恶多端的晚年。

        年老的蔡通回忆着自己坎坷的一生,难道真的不后悔吗。

        后悔自己受不得辱,来杀姬征?

        后悔自己不强大,杀不掉仇人?

        更后悔生在这以武为尊的神州大陆上?

        想到这些,脸色一阵变化,直到最后释然,随即一声叹息,睁开眼的他,看着姬征,黯然的说道:“动手吧”。

        姬征看着眼前的落寞老者心中生出一丝波动,他在想,眼前的老者都成了这样,对今后的自己更是没有了威胁,要不便让他就此离去,终生不要再回乌山镇了。

        可还不等他决定怎么处理眼前的蔡通,眼前的老者便是已经掏出自己怀里的刀,直接抹向了自己脖子之处,转眼便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眼神安然闭上的他,彷佛是个没有任何遗愿的年长者……

        姬征并不知道在这短短的一会,眼前的老者便回忆完了他那一生,看到老者已死,便摸出老者的怀中之物后,念想到老者平日虽然作恶多端,此次更是前来追杀自己,但毕竟为姬家炼制过丹药,便找了个靠水之地进行了安葬。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