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危机逼近
    作者:潜水老贼      更新:2021-07-06 09:05      字数:5688
        直到姬征反应过来,琪老便是随手又一个小身影在他的脑海里又晃动起来,直到一会过去,后面才加上了一行备注,大力摩天拳,此拳法分为五招,小成即有不俗威力,大成则是空中显化摩天之影,劈断一座大山都是轻轻松松,黄级巅峰武技,修炼至圆满可堪比玄阶武技。

        直到姬征看完所有,脸上便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且不说刚刚小身影最后所备注大力摩天拳,武技大成武技堪比玄阶,要知道自己家族之中最上层的武技也只是玄级低阶,而青霄门虽然有许多玄阶武技,可也是需要对宗门做出贡献,或者内门杰出之人才可以兑换。

        而琪老随手丢出一门武技,就堪比玄阶武技,看来自己还是了解这个老头子的太少,以后得狠狠的榨压这个老头子才行。

        而姬征不只是为获得玄级武技而露出笑容,最重要的是,琪老第一次给自己演绎小身影而感到震撼,那个拳法道意是那么的完美,浑然天成,不知道以后的自己能不能成为这样的人物。

        当开始体会刚刚的拳意,和修炼大力摩天拳时候,猛然想起,身旁不远处还有一只老牛在百无聊赖的看着自己……随即,便开始小心翼翼的朝着山脉外围走起。

        一路上也是体会着刚刚获得的武技,中途也是遇到了几只低等级妖兽袭击,当然不出所料的是,姬征手中散发一丝光芒过后,妖兽皆是一拳毙命,淬体境界实力,他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没有多少人可以堪比,甚至法力境界不算强大的,自己也都能战斗上一场。

        就这样在山脉的外围厮杀整整两天的姬征,手中已经沾满了各种妖兽的鲜血,内心早已是麻木。

        只知道凡是袭击自己的妖兽,等级不算高的,是必定难逃一死,而那些等级高的妖兽,也是让自己吃满了苦头,仗着自己身体的灵活,在这外围之处,虽然有时候被追的到处逃窜,但只要不遇到空中妖兽,也不至于很惨。

        许久之后的黑风山脉外围一处,一个不算高大的少年,正在和一只体型接近三米之高的风暴巨熊搏杀,两者你来我往,眼前的少年虽占尽下风,可却是并没有生命之危。

        熊类妖兽一般都要比其他妖兽壮硕很多,眼前这只风暴巨熊虽然接近三米,可对于风暴巨熊一族来讲,也还是属于没有成年,而没有成年的风暴巨熊,实力也就是刚刚突破法力境界,所以姬征看到这只大熊的时候,也是没有退缩,直接上去一阵硬刚。

        而姬征也是从刚开始碰撞手臂发痛到现在,虽说还是占着下风,但是人族在淬体境界凭借着力量能和风暴巨熊硬碰硬的,姬征怕是头一份,简直就是一个怪胎,甚至在这个境界来讲,称之为天纵之姿也不过分。

        直到搏杀许久之后,眼前的风暴巨熊也是被激怒了,因为他看出来眼前这个少年年龄根本没有多大,但是和自己硬碰硬这么久却是没有受到任何伤势,仿佛是在拿着自己练手,而自己风暴巨熊一族本身就是以力量擅长,如果还拿不下眼前的少年,那该有多难看。

        这时的姬征也看到大熊发光的拳头,知道眼前的风暴巨熊已经被被自己激怒,随即自己也不再隐忍,自己紧握的拳头上方也是一阵光芒涌出,便朝着风暴巨熊一拳轰出,当自己不算大的拳头触碰在大熊巨大的手掌上时,姬征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直接被轰飞好几米之远,而大熊身体也是一阵趔趄,原地晃动着,但却并没有后退一步。

        又是几十回合的交锋下来,姬征像是一头人形蛮龙不知疲倦似的进攻着,哪怕被击飞退后好多次,但一双拳头依旧是使的虎虎生威,而大熊则是越来越暴躁,因为这么久下来,依旧是拿不下眼前的少年,且愈战愈勇,这让它很是郁闷。

        这场战斗整整持续了几个时辰之久,附近的妖兽早已经是逃离开。直到最后时刻听到姬征一声大喝,战斗便落下了帷幕,此时的姬征浑身已经是没有任何的体力,累的已经是躺在地上,拳头上都是鲜血,身体更是许久不曾动弹一下。

        嘴里喃喃的说道:“摩天拳太消耗法力了,仅是第一式挥出,就直接抽干了我浑身所有的法力”,不过幸好能吸收天地灵力补充。

        琪老却是说道:“你小子就知足吧,最起码你现在还有气息,看看你身边那个悲哀的大家伙,风暴巨熊力大无比,在同阶段可也算的上是厉害的狠茬子,你看现在咋样了”。

        随即,姬征一阵苦笑,因为他的旁边正躺着一头庞然大物,正是和姬征大战许久的风暴巨熊,不过此时的风暴巨熊却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当时的姬征大力摩天拳一出,便和风暴巨熊碰撞上去,大熊巨大的拳头转眼就被粉碎掉,更是倒飞出去好远,身体气息更是萎靡不振,无力动弹。

        后来的姬征用着最后的毅力,掏出怀中小刀冲上去便对着风暴巨熊的脖子一抹,便躺在了风暴巨熊的不远处。

        姬征到现在还是悻悻,因为这一战还真的是惊险,差一点死的便是自己,但也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实力现在处于怎样一个层次。

        淬体七重天的自己,已经经历了法力淬体,身体力量更是强悍,且刚开始修炼大力摩天拳,现在的自己怕是碰到法力二重的普通修士都可以碰撞一下。

        而几天之前的自己也就是力量大些,在淬体境界都称不上是真的厉害,自己来这一趟黑风山脉历练没几天,便收获了这么多,可以算的上是机缘不浅了,当然这其中大部分都要归功于琪老,要是没有琪老在,自己怕是再多几条命也不够挥霍的,这点他还是明白的。

        又是一天过去,体内法力恢复差不多的姬征,接近傍晚的时候在一处山洞烧烤着另外一只没有破碎的熊掌,准备吃完之后便连夜走出黑风山脉,回自己家族。

        却听到山洞外面有一众声音传来道:“唉,搞不懂,姬家那个传奇之人几天前便离开乌山镇了,那天的小崽子也是一个人来到这黑风山脉,家主为什么当初不直接派人除掉,非要等几天再派人来这里寻找”。

        此时又有一道自认为很懂的声音传出,回复刚刚说话之人道:“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前几年那小崽子看似是一个人前往青霄门,实际上是有人护送,毕竟那小子作为家族未来的希望,姬家肯定会有强者暗中保护,而我们这次行动,咱们家主已经打探清楚,他们姬家强者都在家族,并没有前来暗中保护,应该只是来这黑风山脉最外围历练,此次也是最好的行动时机”。

        正当他们几个说的正起劲时,一道雄厚的中年声音传来直接打断他们,并说道:“闭嘴,我们这次是奉命行事,吵吵闹闹的像什么,除掉那个少年的奖励,足够我们一辈子吃喝都不愁,可是这次行动都没有收获的话,哼哼,你们知道后果的”。

        语罢,旁边一众人人都是珊珊的,眼前中年人也正是他们这队人领头之人,所有人也都开始仔细探查着附近,不敢再有所言语。

        山洞中的姬征听到他们的谈论,心中充满紧张,因为已经知道了他们是谁,他们一众人正是乌山镇王家之人,之前的王家可不敢这么放肆,随着这几年姬家实力不如以往,便一步步的越来越大胆。

        这次更是看出自己父亲的离去,自己父亲实力强悍,不敢把主意打到自己父亲的头上,便准备暗中除掉自己。

        当外面众人看到自己侧边的山洞时,只见外面领头之人,朝着自己身边两名人努了努嘴,身边之人也知道含意,便朝着不远处的山洞小心走去。

        此时的姬征也不知道外面一众人的实力,不能直接盲目的出手,便躲在山洞石头后方等待着。

        直到王家两人走到近山洞,看到地面上升起的火堆,和那还在烘烤的熊掌,两人对视一眼,便开始举起手中的火把,另外一只手也是缓缓的从腰间掏出兵器,开始在这不算太大的山洞排查着。

        当越来越靠近姬征此时的位置,他便知道不能再继续坐以待毙了,便直接捡起身边一个小石头扔向远处,洞中的王家之人听到声音,立马转头看向刚刚发出动静的地方,这时的姬征动了。

        身体一个滚动便向前方靠近了一些,姬征本人更是借助地面的力量,身体一下站了起来,一个箭步便已经冲向两人的身旁,王家两人此时也感受到身后的动静,便转头看去,当看到是他们所追寻的少年时,露出一脸的兴奋,两人刚张开嘴,指着姬征想说些什么,但是此刻却已经说不出话了。

        因为姬征在他们转头的瞬间,还没等到他俩的反应,便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小刀,指尖迅速划过两人的脖子,只因姬征的速度太快,两人刚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两人感受到脖子的异样时。

        便丢下了手中的武器,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但此刻却毫无作用,因为鲜血已经从指缝中不断溢出。

        其中一人似要说些什么,却只见喉咙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便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杀完人的姬征则是迅速又跑回刚刚自己的所在之处。

        山洞外面王家领头之人等待了一会,发现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传来,刚准备开口发出声音询问山洞两人里面什么情况,便又止住了声音,因为在不久之前,自己还在训斥手下,大晚上不要发出声音,避免打草惊蛇。

        所以此刻的他,只能让身边一人继续过去,查看一下里面什么情况,怎么这么久里面还是没动静,自己几人便在外面继续等待着,旁边一名护卫刚准备进去查看。

        不料这群人中的一位年轻之人却是说道:“在这山脉外围一晚上,真是闷的慌,我去看一下吧”。话语刚落,身旁所有人都让开了路,更是不敢有丝毫异议。

        这名年轻人长着一副白皙的脸庞,脸上更是透露着病态,平日怕是在女人肚皮上消耗过度导致,眼神也是相当的阴柔,穿着一身华贵的衣服,不管目光看向附近谁的身上,都透露一丝不屑,一看就不是善类,但这也都彰显着他的身份地位。

        说话之人正是乌山镇王家二爷王震唯一的儿子,王安乐,也正是王家当代家主王坚的侄儿,还有一名天赋出众的堂弟。

        由于自己武道天赋不佳,后来便也放弃了武道修炼,如今十六岁却还是在淬体七重不曾晋升,但这些丝毫不影响到他在王家的地位,父亲的宠爱,导致平日的他行事越来越跋扈,在这乌山镇甚至可以称得上最大的纨绔,欺压普通修士,强占民女等很多的恶事更是没人敢管。

        王安乐也不管那么多,便往一旁山洞处走着,当走近山洞里面,发现两人的尸体,心中一阵惊慌,刚准备大喊出声,但此时脖子上却是出现了一只年轻的手,匕首也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心中惊慌的他,虽然看不到身后的身影,但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什么,随跟着裤裆下面一湿,便直接吓尿了出来,慢慢的身体便不受支撑,准备跪下。

        此时的姬征看到此处,紧皱眉头,因为虽然不曾见过面前之人,但也听说过眼前之人的事迹,并没有给他跪下的时间,直接便问道:“外面还有几个人,领头的武者在什么境界”。

        王安乐,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非常年轻,甚至很熟悉,但此时的他已经是肝胆俱裂,已经顾不得什么。

        立刻说道:“我说,我说,你别杀我,领头的不是我们王家之人,是我们王家的一名供奉,四重法力之境,兄弟,啊不,爷爷你放我出去,虽然你刚刚你杀了我王家护卫,但我保证,只要你放了我,出去之后他们绝对不会为难你,要是你杀了我,你自己是怎么都跑不掉的,黑风山脉外围都有好几批我们王家之人”。

        此刻的姬征也是缓缓的放开了眼前的少年,也不怕他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脱,王安乐被放开之后,也是看到眼前少年正是自己所追寻之人,也是一脸的震惊,脑海中刚生出一点想法。

        便只听姬征淡淡的说道:“你要是有半点不老实,我保证,先死的绝对是你”。 果然,自己话语刚落,眼前这个王家纨绔便又老实下来,没有继续搭理眼前王家子弟在想什么,自己便是先思考起来。

        要知道自己才只是接近淬体八重之人,大力摩天拳也只是刚修炼,且发出一击之后自己便没有力量继续战斗了,对付法力二重之人还有希望,四重法力境界却是已经进入了法力中期阶段,自己要是跟他撞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活命机会。

        想着该怎样才能化解这次的危机,姬征的目光也是在转动着,当不经意的瞄向身边的王家子弟时,等等,这不就是最好的筹码,要知道眼前的王安乐,命可是非常金贵,一旦出了任何意外,外面的一众王家之人在这乌山镇,是绝对逃不过王安乐父亲的手掌。

        只要自己把眼前这个纨绔子弟运用的好,便可以轻松化解这次的危机,一旦等自己化解了这次危机,一定要让这王家之人好看。

        当把之后一系列的计划思索好之后,交代完王安乐之后,便带着这名王家子弟走到洞口,开始让王安乐发声呵斥走眼前的一众王家护卫,直至最后在护卫不解的目光中,往后方缓缓退去。

        众人里面唯有王家那名中年领头之人没有后退,这名供奉姓李,他人都称呼其为李大哥,这些年对王家还算忠诚,他已经猜测到洞内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不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让自己一行人离去。

        这名供奉想到这里,便开口大声说道:“乐少,我在这里,你不要怕,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出来,我替你解决掉”。

        这时的王安乐一听此言,又感受到自己身后腰上的刀,急得都快要哭了,便开口大声吼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让你往后退去”。

        中年供奉听到王安乐此言,已经确定了发生了意外,但如果自己现在就这么走了,自己该怎么向王家二爷交代,他可是知道那个人的手段,心中后悔,早知道刚刚不让这个拖油瓶进去了。

        但现在不是该考虑这个的时候,他料定里面的情况如果自己出手必然可以轻松解决掉,但要顾及王安乐的安危,却不能贸然出手,但这件事情必须要搞清楚,不然自己可面对不了王家的怒火。

        于是只见他一咬牙便开口说到:“乐少,是谁威胁你了吗,我不会后退的,我要看着这个洞口,看看究竟是谁挟持了你,我会记住他的面貌,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事后王家会找他报仇的,里面的兄弟,我不管你是谁,跟王家有什么仇恨,但如果你现在放开我家乐少,我可以保证让你安然离去,绝对不会动你”。

        这时的姬征已经知道外面之人,说什么都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真相,这时候再隐瞒下去也没有必要了,便站起身子,开口说到。

        “是我,姬家姬征,你现在知道了,速度离去吧,我不会伤他,但如若你敢出手,我保证先死的绝对会是我身边这个人”。

        中年供奉看到是眼前少年时,也不感到任何的惊讶,毕竟不管眼前之人是谁,对于他来说,现在这个局面该怎么解决才是正事。

        姬征看到对方没有任何言语,便拿刀顶着身前的王安乐向一边走去,而不远处的中年男子也是没有任何言语,就在后方缓缓的跟着,直至走了许久,当姬征感到附近之处,已经远远的脱离了刚刚王家众人所在区域。

        看向远处有一块大石头,便挥着眼前的王安乐往上面扔,这要是摔在上面,就算不死这辈子也得残废掉,投鼠忌器之下,远处的中年男人也顾不得这个可恨的少年,便迅速飞奔着冲向大石头方向,当接住王安乐的时候,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眼前的少年却是早已经不见了。

        刚刚的姬征也在思索着,要不要直接使出摩天拳偷袭那名中年供奉,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要是没有成功的话,一丝体力不存的自己,留在这里就是等于必死之局,便只能就此作罢。

        此时的姬征早已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思索着既然王家之人把事情做的这么绝,自己一定想方法杀回去,甚至等自己回到家族一定让他们好看,过去了一小会,此处的姬征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