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金云兒有了警覺
    作者:彊疆      更新:2022-11-18 14:33      字數:3135
        第93章  金云兒有了警覺

        熙寧四年秋,京城武成王廟武學重新開學。

        周侗在京師辦御拳館時就深孚眾望,此時神宗任命他為武學諭,全權負責該校的文事武備事務。

        石越雖是辦起了白水潭書院,但他更多的心思還是用在刺探宋朝上層的動向上,這天聽說宋朝武校重新開學,并聘請了武藝高強的周侗統領,知道這是大宋為強軍一大舉措,不能不讓他的主子盡早知道,于是寫了密件,送去碧云軒交安張傳回遼國。

        金云兒這位癡情女子,好久不見石越到來,以為他是忙于籌辦白水潭書院,才至于此,于是口上再三原諒,但內心卻思念不止。

        “石學士不是說得好好的,只要把那些古籍賣了,就來為奴贖身,可這么長時間,怎么不見他的身影呢?怎么啦?難道是那古籍沒有買主?或許是古籍賣的錢過少,不足以前來贖身?不能贖身也不要緊,但你得常來看看奴家呀?怎么就不見身影呢?”

        金云兒由不來看望她的石郎,由石郎又想到自己早逝的父母,又早逝的父母又想到進京尋找差事而一去不復返的姨爹,由姨爹想到自己流落街頭被老鴇兒收進碧云軒最終淪為歌妓的凄涼與悲苦,更是茶不思飯不想徹夜難眠,整日只在閣子里坐著,伴著淚水彈那《但愿君心似奴心》。

        石越那日與桑梓兒成婚,八抬大轎戲吹戲打游遍了半個汴梁城,消息自然傳到碧云軒,傳到金云兒耳里。乍一得到這消息,她那期盼已久的心頓時如被一支鋼針扎了!霸瓉砣绱,狠心的石郎已另有所歡,既然如此,他怎會把奴這個無依無靠的女子放在心上呢?”金云兒越思越想越是傷心落淚,“早知今日,當初何必輕易將爹爹那批古籍交與一個負心郎呢?”

        金云兒想著,心里酸楚,不再彈《但愿君心似奴心》,改彈《奴命》。

        正彈到“實望奴命燦如星,誰知偏遇雷霆,更加風狂雨傾”時,有人敲門。金云兒以為又是老鴇兒來勸她接客,也懶得理睬,繼續彈唱道,“希望滅光能重燃,只可憐,奴命已是一線殘存……”“金姐姐。金姐姐!币粋熟悉的男聲!

        “石郎?石郎來了!”

        金云兒好不驚喜,立即離開琴桌,回到里間,對著妝奩鏡,拿起綠檀木梳,片刻工夫,梳妝完畢,再對著鏡中打量一番,就見鏡中人兒細眉長睫,剪水雙瞳,高高鼻梁,皓齒朱唇,只是臉頰上殘留些許淚痕。金云兒急忙拿來紫粉,敷于臉上,輕輕涂抹一番,再對著鏡子照了照,覺得一切自然大方,這才出了里間,回到外間,就聽門外繼續叫喊:“金姐姐,開門呀。我是子明,石子明呀。姐姐開門,姐姐開門!

        金云兒雙手顫抖,好不容易拉開門栓,就見石越滿臉歉意向她鞠了一躬,溫柔地說一聲:“子明近日書院事務太多,不能前來看望姐姐,子明實在想煞姐姐了!

        金云兒已是渾身綿軟,說了聲“石郎來了就好!鄙眢w一陣搖晃。

        石越眼快,伸手將金云兒摟住,攙扶著一步步回到椅邊坐下,又去泡了羹湯,先喂金云兒喝了幾口,見金云兒漸漸清醒過來,問道:“姐姐這是怎么了?可把子明嚇壞了!

        金云兒見石越又是為她喂水,又是柔聲問話,心里已是陣陣溫暖,剛才的過于激動早已平靜下來,為不讓石越看出她的思念過切,只得編著謊兒說道:“奴家可能是彈琴彈得久了,一時頭暈,讓石郎見笑了!

        石越早知這是金云兒在找話騙他,也裝作不知,說道:“姐姐一定要注意休息,保重身體要緊!

        金云兒見石越比往日削瘦多了,也心疼地說道:“聽說石郎辦起了書院,近日又被圣上賜了官,想必是更加費精勞神了,石郎你也得保重身體!苯鹪苾盒牡亓岘,不會在此時提到石越已與桑梓兒成親之事。

        石越點了點頭,又給金云兒喂了口羹湯,訥訥說道:“金姐姐,子明不好,不值得金姐姐的錯愛!

        金云兒已聽出石越話中意思,有意問道;“石郎此話何意?”

        石越裝出一幅無奈,說道:“這些天子明所以沒有到姐姐這里來,只是做了一件實在對不起姐姐的事……”

        金云兒知道石越要說他已成親的事,仍裝作不知,盈盈一笑道:“石郎向來是個爽快的人,今天怎么說話變得拐彎抹角了?”

        石越見金云兒不提他與桑梓兒結婚的事,以為金云兒還不知道!凹热凰恢,那就不說也罷!笔较胫,就把話題換去,先是裝作唉嘆一聲,隨即說道:“姐姐,子明實在算不得一個男子漢,說話竟不能算數!

        “石郎怎么說起這等話來?”金云兒還是以為石越不好提到他已結婚的事,只是淡淡問了一句。

        石越搓了搓手,嘴上長長地“咝”了一聲,說道:“上次答應過,只要將那些古籍賣掉變了錢,就前來贖姐姐出去,可是……”

        “怎么了?”金云兒見石越終于說到贖身之事,急切問道,“是那古籍還沒賣出去?”

        “不是!

        “是沒有人識得此貨,賣不上價,錢數不夠?”

        “也不是!

        “那是……”

        石越再次搓著雙手,道:“是我無能,把那賣書的錢用了!

        “啊,用了?”金云兒不能不大吃一驚,因為這樣,她就無法走出這個地獄般的碧云軒了!

        “是的,是我把那賣書的錢用了!笔嚼^續編著謊言。

        “石郎把那錢用到哪里去了?”金云兒心如刀絞。

        “我子明從小失去了母愛,長大后一直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但我石子明也是個男子漢,決不甘愿做一個永遠靠別人生活的人,也想做出一番事業。經過這一兩年的努力,我終于辦起了一所屬于自己的書院,因為辦書院需要很多的錢,因手頭一時拮據,子明把賣書的錢全用在辦書院上去了!

        “哦,是這樣?”刀絞的心稍稍和緩一點。

        “所以子明一直無顏來見姐姐!笔秸f著,放下手中羹湯,再向金云兒深深施過一禮。

        金云兒急忙拉住石越的兩手,雙眸盈盈,柔聲說道:“只要石郎能將書院辦得紅火,奴家就是永遠呆在這里,也是心甘情愿!

        石越見金云兒并無半句怨言,心中逐漸踏實,想了想,又說道:“姐姐放心,子明這書院現在已有學生二千,很快就會將成本收回,只要有轉動的經費,我會立即將姐姐贖出這個牢籠!

        金云兒見石越說得信誓旦旦,冷卻的心重新燃起一股愛情的烈焰,就盈盈地看著對方,溫柔地說道:“不知石郎今日有閑空否?如有的話,奴家愿再彈一首小曲!

        石越忙說:“姐姐怎說這話,子明今日來,一是為看望姐姐,二是好久沒聽到姐姐彈的那天籟一般的曲子,今日正想好好欣賞欣賞呢?”

        石越這么一說,金云兒這些天來的思念,懷疑,苦悶,全都拋到九霄云外,只見她那俊俏的臉兒又泛出往日的嬌美:“石郎坐下,讓奴家再彈一首《奴家真心對君彈》!闭f過,轉手去了琴架前。

        這時“大茶壺”張安送茶過來,說道:“石學士來了?老奴為石學士沏茶!闭f著,從茶盤中拿起一只茶杯,沏過茶,遞給石越。

        石越站起,雙手接過茶杯。也就在此時,石越已十分嫻熟地將自己手中的密信塞到了張安手中。

        這時金云兒輕撥兩下絲弦,調好音色,彈唱道:“不求與君并翼徜徉,但愿心相印,地久天長……”

        石越聽出弦外之音,問道:“姐姐怎么說出這等話?子明不是說過,只待書院有了收入,立即就將姐姐贖出去,到那時,我在書院累了,就坐姐姐身旁,聽姐姐彈上一曲,豈不正是‘并翼徜徉’嗎?”

        一陣錯亂的琴聲。

        金云兒見石越有所警覺,索性停下彈琴,無力而陌生般怔怔地看著石越,心想:“石郎何時學會欺騙起我來了?你明明已與那桑梓兒成了親,還說什么等有錢了就將奴家贖出去‘并翼徜徉’?”想到這里,金云兒一陣目眩,幾乎跌倒。

        “姐姐,怎么了?怎么了?”石越喊著,奔撲過來,伸手將金云兒攙扶起,重新攙扶到椅上坐下。

        金云兒坐定,喃喃說道:“石郎,奴家累了,想獨自安靜一會兒!

        石越見對方已在下逐客令,只得說道:“那子明攙扶姐姐休息去!闭f著,雙手攙起金云兒,扶著進了閣子里間,待金云上了床,這才施禮道:“姐姐保重,子明過些天再來看望姐姐!闭f著走了。

        石越走后,金云兒更是無法入睡,腦海里翻江倒海般想著石越這次在她面前說的話兒!八髅饕殉捎H了,為何還在瞞著我?我爹爹留下的那幾本古籍能賣多少錢,能拿去建起一所書院嗎?既能辦起一所書院,還愁沒錢將我贖出去……所有這些,不是明明在蒙騙我嗎?他為何要這樣做?為何要蒙騙我一個弱女子?這石子明究竟是何等人?”

        金云兒想著,重新爬起,來到閣子門口,依門呆立良久……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