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办法离谱
    作者:无心舍      更新:2021-05-26 19:39      字数:2496
        偌大的京都,金光璀璨,笼罩着整座京城,可在京都周围,乌泱泱的一片满是黑气,黑气之中,万千鬼兵临阵已待。

        “他们是跟着云起来到京城的。”百铭顿时明白了月仙的意思,这些人会不断汲取戾气生长,不断强大,而天谴会让兰云起背负罪孽。

        所有的一切,不是兰云起一具凡身可以承受的,偏偏这一路,兰云起什么都没说,或许,兰云起根本没有发觉,这十万鬼兵竟然跟着她到了京都。

        “云起知道这些鬼玩意儿吗?”百铭问道。

        月仙撇着嘴,说道:“我可不是司命那个爱偷窥的,兰云起知不知道鬼兵跟着,我可不知道,不过我想,如果兰云起知道,她应该不会让鬼兵跟着到京城的。”

        毕竟现在京城里,有两个人,对兰云起来说极为重要。

        兰云起刚到京城,还没安顿好依和雅公主,就被一道圣旨给唤进了宫里去。

        于是依和雅只能让兰思思暂时照顾。

        见到兰云起苍白的脸色,皇帝反正没什么好脸色,他早知道兰云起使用秘术杀敌一事,当时京城传来捷报,所有人都在高兴庆祝,只有皇帝心情郁闷。

        “皇伯父?”兰云起见皇帝一言不发,倒也挺恐怖,她从小养在宫里,皇帝的脾气,她可是再清楚不过,真把她这个皇伯父兼舅舅惹怒,她也会吃不了兜着走。“舅舅?”兰云起撒娇地叫道。

        能看到如此一面的兰云起,也只有在皇帝身边的时候了。

        “闭嘴。”皇帝没好气地看着兰云起,雪染正在检查兰云起的身体状况,兰云起周身的戾气被引出来,整间屋子连半点光都进不来,皇帝可没什么好心情。

        兰云起自知自己做错了事情,还想狡辩。

        “皇伯父,您听我解释啊,我就是一时间气昏了头,您是不知道,林其那个狗官,竟然出卖我,就是他害死了我爹娘,我怎么忍得住。”兰云起咬着牙,不止是因为内心的怒火,还因为雪染正在试图抽出她的魂魄。

        兰云起意识到雪染想做什么之后,当即反抗。

        “云起,莫要反抗。”皇帝见兰云起难受,还以为是兰云起承受不住剥离魂魄的痛苦。

        兰云起可算是知道雪染是打算用什么法子来救她了,他们是要重新给兰云起准备一具身体。

        “不行。”兰云起咬着牙,说道。

        此时兰云起已经浑身是汗,脸色差的跟死人一般。

        原本兰云起以为雪染只是普通的检查,没想到他们打算趁着兰云起无法抵抗,不过问兰云起的意见,直接换一副身体。

        简直是乱来!

        “云起,听话。”皇帝神色严峻,说道:“再忍忍就过去了。”

        “不是!”兰云起死死扛着,她不能换身体,就此不管皇城安危,“雪染,不能换!你看看京都外围!”

        雪染眸子深沉,皇帝没说话。

        顿时,兰云起反应过来,惊讶道:“皇伯父,你不能用整个京都的人来赌。”

        兰云起可不想李云霁为了她成为一个昏君。

        李云霁叹了口气,与兰云起四目相对,僵持了好一会儿,最终败下阵来,示意让雪染停手。

        今天李云霁这操作可是让兰云起内心波澜起伏,她大口地喘着气,可抬头一看李云霁,黑沉沉着脸,再看身旁的雪染,一脸镇静,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雪染,皇伯父,你们明知道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十万人的怨气不消,我没几天可活,就算我死了,这戾气也会生生世世跟着我,”兰云起还没缓过来,她是真的被雪染和李云霁给气到。

        “我可以解决那些阴兵。”雪染说道:“但是,现在那些阴兵身上的怨气与你相连,我除了他们,你也得死。”

        兰云起翻了个白眼,说道:“十万阴兵,这狂言你也敢说。”

        雪染反而露出笑来,一言不发。

        李云霁皱着眉,上前拉着兰云起到自己身边坐下,在他的眼里,兰云起是是兰荇知与和阳生命的延续,在兰云起的身上,李云霁时时刻刻都能看见兰荇知与和阳的影子,更别说,他疼爱兰云起如同自己亲生爱女。

        如此种种感情纠葛,李云霁不甘心就此失去兰云起。

        兰云起不忍看李云霁为难,强行挤出笑来,说道:“皇伯父,云起知道您想的是什么,可要我放任京都百姓不管,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雪染,云起还有多少时间?”李云霁仍旧冷着脸,他紧紧握着兰云起的手不放,他最疼爱的女儿,除了李承玉,便是兰云起,有时候,李云霁很想任性一次,就算让他用自己的性命来换,他都愿意。

        “或许十天,或许五天。”雪染说道。

        这还是往多了说的,兰云起心里再清楚不过,从西昆域到京都这一路,是快马加鞭,但为了护送依和雅,长途跋涉,耗费了不少时间,兰云起剩下的时间本就不多。

        “皇伯父,给我准备一个好点的棺材。”兰云起拍了拍李云霁的手,她的手已经冰凉,全然不似活人。

        “胡说,朕定然还有法子。”李云霁冷声道,转而看向雪染,“雪染,真的没有两全的办法吗?那些阴兵,就不能让他们散去?或许朕可以优待依和雅,让他们看见朕的诚心,放过云起。”

        “圣上,他们是鬼,没有意识,只遵从生前的怨恨,跟着兰将军,我有把握除去阴兵,只是需要一些代价。”雪染说道。

        “什么代价?”兰云起与李云霁异口同声地说道。只是两人的话里,带着完全不一样的情感,兰云起是担心雪染又有什么歪主意,什么代价可以换十万阴兵的戾气,而李云霁则是高兴,不管什么代价,他都可以接受。

        “需要十万生民。”雪染说道。

        兰云起当即反驳,说道:“绝对不行!我就知道你没什么好主意。”

        雪染再次识趣的闭嘴。

        用十万生民来给十万阴兵做躯壳,这不就是夺舍无辜百姓,就算那十万阴兵解决了,夺舍复活,那十万狼鹰人也是解决不掉的麻烦,还在京城附近,这不是引狼入室?

        到时候可不是十万阴兵戾气的事情,而是国破家亡。

        李云霁同样考虑到了这点。

        可是不救兰云起,李云霁会愧疚一辈子。

        如此想着,李云霁双眼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要跟兰云起说什么,他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哭出来,一个帝王,注定要舍弃很多东西,他不是个无情的帝王,但是他必须眼睁睁的看着兰云起死。

        “云起若是死在战场上,就不会给皇伯父带来这些麻烦了。”兰云起看着李云霁久久不语,忽而低下头,愧疚地说道,她上战场是为了父母之仇,用秘术却是无奈之举,兰云起本想着自己是活不成的,那便什么问题都没有,可她偏偏在承受了十万戾气的情况下活了下来,她没死透,那十万人便纠缠着她,带来无尽后患。

        “瞎说什么。”李云霁叹着气,抬手摸着兰云起后脑勺,说道:“朕知道你的本性,知道你是气昏了头才会……是朕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你,或许当年应该让你在你爹娘身边长大,那样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那样说不准我就跟着爹娘一起死在狼鹰人手上了。”兰云起笑了笑,说道:“我很幸运,多活了这么些时日。”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