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过往
    作者:无心舍      更新:2021-04-22 14:52      字数:2550
        兰荇知生怕和阳跟圣上吵起来,连忙说道:“皇兄,可能是因为兰家血脉影响,云起才会比寻常孩子要瘦弱些。”

        说起这个,圣上的脸色也不好了,抱着孩子不撒手,其实他也想要个闺女。

        “兰荇知,你最好是能教会她兰家秘术,否则,朕……”圣上说着,抬头看见和阳的神色,忙说道:“这孩子有皇家优秀的血脉,必定比她娘亲要聪明许多,肯定能学会秘术,活的长长久久。”

        “那是自然!”和阳脸上的乌云这才散开。

        “要不,与太子定亲吧?”圣上突然冒出来这个念头。

        和阳抢回女儿,说道:“绝对不行!皇兄你瞎想什么呢?云起的夫君得她自己挑,这天下男子由她选!”

        圣上舍不得孩子,继续凑过去逗兰云起抓自己的手指,笑着说道:“是是是,有朕这个舅舅在,她要什么,朕都会给她!”

        “什么舅舅,你和荇知比跟我还亲,要叫皇伯父!”和阳故意说道。

        兰荇知笑起来,说道:“叫什么都是一样的。”

        三个人围着小婴儿扮鬼脸,年少时一起游玩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忽然回想起来,不免感叹时光飞快,岁月变幻,他们也不再是翻墙打鸟的不懂事的孩子了。

        “准备在京都留多久?”圣上问道。

        和阳和兰荇知互相看着对方,会心一笑,异口同声说道:“留下来了。”

        “就知道你们要回……什么?留下了?留下了是什么意思?”圣上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喜出望外地说道。

        和阳说道:“我同荇知商量了,留你一个人在京都太孤独。”

        “朕后宫佳丽三千,一点儿也不孤独。”圣上嘴硬道。

        “那看来是我们想错了。”兰荇知接话道。

        圣上脸色有些难堪,说道:“自然。朕如今是天子,九五之尊,每日不知多少政务,朝堂之内,百姓民生,缺了朕都不行,可没时间管你们。”

        “这样啊,我突然觉得琅城的军务还是交还给我比较好。”兰荇知焉坏儿地笑着。

        和阳点着头。

        “你们俩走可以,孩子留下。”圣上只能拿兰云起来要挟了。

        “你这个暴君,你怎么可以让云起没有爹娘!”和阳义正言辞道。

        “你俩迟早教坏孩子。”圣上盯着兰云起,婴孩儿的那双眼睛澄澈无比,于是说道:“朕可不忍心让你难过。”也不知道这话是跟和阳说的,还是跟兰云起说的。

        和阳跟兰荇知留在京都之后,圣上便多了个乐趣,一有空闲时间就去将军府,生怕兰云起有一点的不如意。

        皇城内的人都说圣上是没有闺女才会稀罕兰家的女儿,于是没两年,圣上也有了个女儿,知道是女儿之后,连夜派人把兰荇知同和阳接到了宫里,只为跟兰荇知炫耀。

        圣上那五个儿子,尤其是太子突然开始担心自己的地位不稳。

        李承玉小兰云起两岁,两人没事一个出皇城一个进皇城来去无阻地在一块儿,关系可好,没事就能闹的京都鸡飞狗跳,更别说兰云起还会秘术,寻常人也不敢拦。

        原本圣上的确想换个太子,偏偏李承玉整日不务正业,逗猫遛狗。而兰云起简直就是集齐了和阳、兰荇知与圣上年少时的所有缺点,尤其是好色。

        李承玉的府里全是猫和狗,而将军府里最不缺的是美人,皇城里新受宠的妃子都不如兰云起身边的侍女好看。

        反正有圣上宠着,兰云起和李承玉在京城里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不知为何,兰云起与李承玉大病了一场。

        若是一个人病那也没什么,两人同时陷入沉睡高烧不止,事出反常必有妖。

        也是那个时候,雪染到了皇帝的面前。

        雪染是个神奇且神秘的人,入宫之后没有见到二人,便判断二人是被蛊虫缠上了,那一阵,李承玉的府里来了个南疆的美人,没成想是引狼入室,给自己找麻烦,还连累了兰云起。

        雪染出手救了二人,收了蛊虫。

        此后太子却被禁足东宫一个月,想也不用想,明眼人都知道这件事跟太子脱不了关系。

        “我不懂,太子哥哥为什么想害死我们两个。”身子刚恢复的李承玉拉着兰云起在酒窖里抱着坛子哭,她知晓自己平时是嚣张跋扈,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可自认,对几个哥哥从来是以礼相待。

        “人心难测,海水难量。”兰云起看着醉醺醺的李承玉,她也没想到太子李承琰会狠毒至此。

        若不是圣上罚了太子,换兰云起动手,那储君位置,现在应该是老二的。

        “我和承玉以前荒唐的很,她经历太子一事,人变了许多,明面上还是那个胡作非为的公主,实际上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势力,她虽没有太大的野心,瞧不上储君的位置,但太子仍旧视她为眼中钉,同时也忌惮着我。”兰云起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跟百铭说起这么多。

        两人在悬崖边依偎着,吹着凉风,篝火不必点,四周一片黑暗,好在头顶有不少星星,不至于昏暗地什么都看不清。

        “凡人的朝堂算计,我懂得不多。”百铭说道:“不过我以前身边的人也都不是好对付的。”

        “魔族,其实与人没什么区别吧。”兰云起说道。

        百铭点点头。

        “人心鬼蜮,没什么区别。京都不好,我们就不留在京都。”

        “其实我爹娘陪着我的时间很少,一直以来,最亲的就是皇伯父和承玉,我想他们能好好的,江山稳固,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事情。”兰云起在害怕,她知道雪染很强。

        当年若不是雪染,兰云起和李承玉早就没了。

        可雪染到底只是个术士,如今,魔族在死灰复燃,而会术术的人并不多,如何能与魔族对抗。

        想着,兰云起抓紧了百铭。

        “魔族是恨着神族的,对吗?”毕竟当年神魔之战,就是两族的抗争,凡人不过是被卷进来的无辜人。

        “是恨的吧。”百铭握住兰云起的手,神魔之战的记忆他并没有恢复太多,一些话还是苏素理那里问来的,神族于九天之上,而魔族与鬼族只能生活在戾气丛生的幽暗之中。

        没有光,没有温暖。

        如果不是白龙入魔,魔族与神族还能维持表面的和平。

        “战事再起,会死很多人。”兰云起靠在百铭的怀里,说道:“我知道我不该贪心,但是我想活的久一些。”

        “就算那个术士救不了你,我也会想办法救你。”百铭眉头微皱,说道:“我现在能记起的东西不多,还有很多事情我必须想起来,只有想起来,我的力量才能恢复。”

        再次成为当初的冥帝。

        兰云起抬起头来,迎着百铭的目光,温柔的笑着,说道:“好啊,那你可要快点恢复记忆。”

        百铭点头。

        “你头上的簪子,似乎从来没换过。”兰云起又注意到百铭发上的玉簪,百铭身上淡淡的桂花香,似乎就是这根玉簪发散出来的。

        只有十分重要的东西,才会让百铭如此珍视吧。

        兰云起心下想着。

        从她见到百铭的第一面,百铭便戴着这根玉簪。

        “这个么,你不记得了,是你送给我的。”百铭取下玉簪,交到兰云起的手里。

        “我送的?”兰云起皱着眉,疑惑问道。

        “失去记忆的人,不止我一个。”百铭盯着兰云起,说道。

        兰云起猛地坐直身子,依旧是满脸疑惑地看着百铭,手里摩挲着玉簪,她这才感觉到,这并不是玉石,反而像是有生命一样,蓬勃生长着,焕发着生机,玉簪不过是表象。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