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区区骗术
    作者:无心舍      更新:2021-04-02 23:59      字数:2551
        程青是个不错的小子,兰云起死里逃生回到琅城之后,程青就跟在兰思思的身边,几次跟着,又说兰云起是他朋友的恩人,兰云起很纳闷,她见程青向来是独来独往,从未见过那个斥候朋友来探望程青。

        程青的身份,兰云起从未怀疑过。

        不过是个有些崇拜她的小子,像程青这样的人,在玄甲军里,兰云起见得多。

        见怪不怪。

        兰云起和程青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久,程青连她的朋友都算不上,兰云起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甚至可以说,兰云起不是一个好人。

        如此想着,长枪急刺。

        睚眦不断往后退着,他完全可以不躲,反正兰云起手里的不是诛邪。

        可是睚眦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般。

        两人打起来,百铭和兰思思察觉不对劲,很快便追了过来,追上去之后见到的便是兰云起和睚眦在交手,百铭和兰思思没有片刻犹豫,各自出手,困住了睚眦。

        在睚眦被束缚的瞬间,长枪刺穿了睚眦的胸膛。

        是程青的身体。

        兰云起看着睚眦,毫无波澜的目光,让睚眦更加兴奋。

        “你还是动手了,是我认识的那个人。”睚眦说完,百铭到了兰云起身边,见到百铭,睚眦笑的更开心,“百铭,来日见。”

        话音未完,百铭想用灵力强留住睚眦,却没睚眦的动作快,只见程青的面貌恢复,脸上的神情也变得痛苦起来。

        兰云起眸子微颤,百铭收回灵力,兰思思上前接住程青,兰云起的长枪还在程青的体内。

        “将军……”

        显然,程青没料到这个局面的发生。

        程青甚至不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处,为何兰云起会杀他。

        好似做了一场无比漫长的梦,这场梦并不轻松,使他浑身疲倦。

        “将军……”

        又是一声,将兰云起的神识给拉了回来,兰云起注意到兰思思也在看着她,兰云起上前,忽然,笑容重新回到她的脸上。

        百铭一怔,他原以为,对程青动手,是兰云起迫不得已的选择。

        没想到——

        这根本就不是他想那回事。

        兰云起一把握住红缨长枪,长枪在手,顷刻间化作光点消散,兰云起俯下身子敲了敲程青的胸口,说道:“你好好看看你的伤。”

        这话说着,程青立即低头,兰思思的目光也移过去,程青前边的伤口居然真的消失了。

        再看兰云起的手里,赫然出现道黄符,黄符上染着的是兰云起的血,血液不断浸染,整张黄符被血液浸透的瞬间,燃烧殆尽。

        百铭着急地拉过兰云起的手,兰云起的手心有一道伤,可见骨肉,百铭心里一紧,说道:“不是说过,别再使用秘术了。”

        程青愣了会儿,之前那切之又切的痛感,竟然随着伤口的消失而退去,震惊又困惑,随之而来的是惊喜,直接从兰思思的怀里蹦起来,想要上前感谢兰云起,还没开口,被百铭的眼刀给瞪了回去,默默地缩到兰思思的身边。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将军应该是救了我对吧?”

        程青只能跟兰思思表达自己内心的欣喜了。

        兰思思无奈地摇着头,说道:“兰云起,你真是,连我都骗过去了,可你用自己的血来引术,对自身损耗极大……等回了京都,有你受的。”

        “实不相瞒,这个法子是雪染教我的,并不算是秘术,符咒也是他给我的。”兰云起笑着,任由百铭给她包扎伤口。

        这话,其实是说给百铭听的,兰云起不想百铭担心。

        她悄悄地盯着百铭,百铭的眼里只有兰云起手上的伤,眼底尽是心疼,眉头紧蹙着,似乎有话想说,又说不出来。

        毕竟在这之前,两人还在闹脾气。

        准确的说,是兰云起没法过自己心里那关。

        百铭是兰云起从虚无之地里坑骗来的,可百铭不介意那些,百铭看着兰云起时,眼里充满了爱意。

        兰云起无法堂而皇之地接受百铭的感情,她害怕了,害怕耽误百铭,也害怕,她是真的动了心。

        一个将死之人,如何能拥有一个爱人呢?

        兰云起可以欺骗百铭,可以用幻术欺骗睚眦,却无法欺骗自己。

        “雪染好歹是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说不准真的有法子可以救我。”兰云起还是忍不住,想要活下来。

        闻声,百铭抬眼看向兰云起,说道:“你就算是死了,我也会追着你。”

        兰云起愣住。

        “你忘了,我是魔,魔是不死不灭的,你死了会有轮回,不管你轮回何处,是何身份,人也好,神也罢,你就是你,是不会变的。”

        兰云起笑了笑,释怀了。

        “那可说不准,就算你找到来世的我,我到时候可不一定会看上你。”

        “我长得如此好看,都无法打动你的心吗?”百铭问道,也跟着笑了起来。

        兰云起抬手,轻轻扫过百铭的脸,左右看了看,说道:“我是那种只看人脸的俗人吗?”

        兰思思和程青浑身鸡皮疙瘩起来,异口同声,说道:“你是!”

        兰云起故作黑脸,说道:“快回去了!身手好点的都在这里,留依和雅一个人也不怕遇到危险。”

        说完,上马掉头回去。

        好在睚眦没有去而复返,依和雅再见到程青,很快发觉这个程青已经不是那个被魔族附身的程青,现在的程青比之前虚弱了不少,神情却清澈了很多。

        刚刚发生的事情,依和雅大致猜得到。

        “你赶走了那个魔族。”依和雅对兰云起说道。

        “你看起来,不难受。”兰云起惊讶于依和雅的反应。

        按理说,睚眦是依和雅进京都之后,搅乱京都的一手好棋,就这么轻松地被兰云起拔除,依和雅不该是这副轻松的神情。

        依和雅没有回答兰云起的疑问,反而注意到兰云起的右手包扎着,于是说道:“你受伤了?”

        “伤得不重。”兰云起说道。

        “你身边跟着的那个人,也是魔族吧?”依和雅的目光突然放到远处百铭的身上,只是一眼,在依和雅的眼睛里,百铭周身充斥着戾气,魔族的气息,以往的依和雅是无法感知到这些的。

        兰云起这才发现依和雅的变化。

        “你不该学巫术的。”兰云起隐隐担忧,她想过警告依和雅,依和雅却不听劝阻。

        “事实证明,我很有天赋。”依和雅说道。

        兰云起摇摇头,说道:“你这是要把你自己变成棋子。”

        “依靠别人总不如靠自己的好。”依和雅清楚,既然已经踏上这条复仇的路,她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谁是棋子,谁是棋手,在依和雅这里,没有差别,她已经,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离开狼鹰,我就是孤身一人。”

        “依和雅,听我的,收手好吗?我不想有一日,你死在我的手上。”兰云起或许是被依和雅此前说的,想要和她成为朋友这句话感触到了,已经死了太多人,该就此结束了。

        可依和雅明白,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二人的话题总是不欢而散。

        平静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的。

        兰云起也清楚,自己的把戏不过是暂时让睚眦离开,魔物附身于人,向来简单。

        想到这儿,兰云起有些担心程青。

        看着那么纯善的一个人,心底里到底是藏了怎样深的黑暗,才会让睚眦有可乘之机。

        “别多想,有的事情,顺其自然就好。”百铭看得出兰云起的烦忧,安慰道。

        可算是让百铭找到了跟兰云起说话的机会,他这一路跟着,一直没敢和兰云起说开,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兰云起解释,她就是陵光,是朱雀,更是他曾经的爱人。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