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作者:范*3856      更新:2019-04-16 20:03      字数:4976
        "喂,阿香……找我的身体,"朋友遥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我不知所措。

        "你在开玩笑吧?"遥面无表情,只说了这么一句,又对别人说了同样的话。

        难道,当时我还没想到那个"流言"是真的。因为他们认为这只是普通学校的学校怪谈。但是,今天的遥有点不对劲……

        我感到一种模糊的不安,如果昨天我和遥一起去交报告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啊,阿香……遥让我去'找身体'……"脸色苍白的阿惠大概就是这么说的吧。对于不擅长恐怖故事的阿惠来说,一般的流言也会成为恐怖的对象。

        我上的高中有一个怪谈,那就是所谓的"红人"的怪谈。"寻找身体"是那个"红人"传闻的附加内容,直到这个时候,我都是这么想的。

        "怎么回事?突然说'找身体'!”我不明白!找身体?在放学后的教室里,遥说着"找身体",我们正在交谈。

        "详细告诉我寻找身体是什么!”高广从刚才开始就愤怒地看着我们,在班级里,他是属于飞车党的我的青梅竹马。

        "你不知道吗?看到红人的时候,走出校门之前不要回头。"翔太迅速举起眼镜,对高广说道,“然后,回头一看,身体被撕成了碎片,藏在了校舍里。”

        害怕的阿惠颤抖着说,“所以,我必须找到它,阿美好像并不是很当真地在找遥的身体。”

        沉默寡言的健司点点头,“你们脑袋没事吧?这只是谣言。正如高广所说,一般人也许会这么想但是……今天,遥的眼睛就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的可怕的东西。”

        “胡说八道……我们回去吧。"听到高广的话,我们走出了教室,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放学回家后,我像往常一样悠闲地打发时间,为明天做准备,躺在床上。给阿惠发短信,“我就是这么想的,你觉得真的有红人吗?"

        害怕的阿惠少见地向我说起了怪谈。如果是平常的话,我一开始怪谈她就会想要阻止的。“不知道,昨天遥一个人去交报告了。也许当时她看到了红色的人。”当我输入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阵刺痛。没错……如果我一起去的话,遥也许就不会开那种玩笑了。“是的……但是你知道红人为什么是红色的吗?”

        不知为什么,今天阿惠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为什么是红色,不用想也知道。不是血红的吗?我们不要再谈这个了,我不太喜欢想谈怪谈。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因为一想到遥的事情就会想到"找身体"。”

        "是的。因为被撕成碎片的学生的回复而染成了红色。”我总觉得发短信的人不是阿惠,于是我没有回复那封邮件就关上了手机。

        之后阿惠给我发了好几次短信,但我连手机都没打开。我和阿惠平常的话,如果其中一方不回复的话,邮件就会结束。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收到这么多邮件,而且我对这些邮件的数量感到恐惧。即使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手机还是不断地收到邮件。"该死!"!够了!我打开手机,给阿惠打了电话。

        通话开始了,"阿惠!别这样,你不喜欢恐怖故事,那么你为什么给我发这么多短信?”如果我只说这些,她就不会再给我发邮件了,我这样想着等待着阿惠的回答。可是,我听到的只有阿惠的啜泣声,没有任何道歉的声音。

        “阿惠你在哭吗,阿香才糟糕呢……明明知道我不可怕的故事,为什么还要吓我我一直收到你的短信,我好害怕,别再这样了。”

        我不明白阿惠的意思,我的手机收到了阿惠发来的大量短信,阿惠收到了大量来自我的短信那么……这封邮件到底是谁发的呢,我的背脊上一阵战栗。

        "阿惠,我中途停止发短信了。"

        "好的。我去查邮件看看。"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其实我并不想确认什么。我很想就这样睡着,但还是战战兢兢地打开了收信箱。

        "这、这是什么?"发信人的确是阿惠,但显然邮件内容不是阿惠的。从未回复阿惠的下一封邮件开始,所有内容都是一样的。收到新邮件后,发信人依旧是阿惠。但是,其内容……"你终于看到了?"对,上面写着。

        "怎、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用它按住。手机还在响,我捂住耳朵闭上了眼睛。下次看到它的时候,不要去想它有多可怕。现在,为了摆脱这种恐惧,我蜷缩起身子。我好害怕……为什么我非得这样?因为让遥一个人去交报告?所以遇到了"红人"?那不是我的错!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挂钟敲响了零点的小蜂鸣器。与此同时,皮肤感受到一阵寒风。为什么会有风?窗户什么的都没打开。而且,床也很硬很冷。我捂着耳朵,慢慢睁开眼睛,这景象让我屏住了呼吸。

        "这、这是什么……"我躺在学校大门前。我慌忙起身,原本应该穿着的睡衣已经变成了制服。我的天啊?我本来应该在家的。我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环顾四周,看到了阿惠、高广、翔太、阿美、健司的身影。穿着制服,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喂,起来,高广!"!"翔太!"三个大字,翔太踢着高广的侧腹部。踢了几下,终于醒来的高广,"……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他环顾四周,好像终于发现了什么异常。"喂,这个……果然是学校吧?"坐在花坛街区的阿美叹了口气,"怎么看都是这样。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这里……回去吧?”阿美照常这么说,"不行,我没法出去。"正对着校门的沉默的健司摇着头,小声说。"什么?别开玩笑了!我困了!我们走!”"啊?"起床后心情不好的高广朝校门走去。“喂,阿香。这能让我们'寻找身体'吗?阿惠抓住我的制服袖子,颤抖着。"我也不知道。"学校里一片漆黑,只有我们六个人。而且,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当我们困惑的时候……眼前的大门慢慢地打开了。就好像在邀请我们一样。

        "什么事?为什么不能离开!”正如健司所说,被看不见的墙挡住了,再也出不去了……高广愤怒地踢着墙壁,"那叫你父母不就行了吗?"阿美一边这么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那个?没有信号。大家怎么样?”他们都摇了摇头。我的手机就在枕头下面……明明不应该在这里的。不知为什么,我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它。我注视着屏幕上写着"无线"的字样,同时对大量发来的电子邮件感到好奇。电子邮件的数量让我感到恐惧,我很好奇其中的内容,于是打开了最后发来的电子邮件。书名是《红人》,内容就是这么写的。其中,写着两则我从未听说过的流言。那是"'红人'会唱歌""如果你被'红人'追上了,就会紧紧抓住你的背。而且,唱完歌,就会被杀死你"。

        不仅是我,所有人的手机都收到了同样内容的短信。"什么?所以想让我们做"寻找身体"?阿美像往常一样冷淡地问我们。我怎么知道。既然我都想问了,大家应该也有同感吧。"总之,大门是开着的,不进去吗?"因为外面很冷。"阿惠指着校舍说。我不安地想,那么"找身体"恐怕就要开始了。"哦,是的。我觉得我们应该进去。"明天早上会有人来。"高广推着阿惠的背,一起走向大门,"算了,就算在外面也解决不了的话,只能进去了。"其他三人也跟着往校舍走去。难道他们以为有六个人在场,就不会害怕吗?尽管如此,我还是讨厌一个人留在外面。我也跟着他们跑到门口。一进入校舍,大门就冷飕飕的……与外面不同的寒冷侵袭着我们。"哇!好冷!"!外面不是更暖和吗?就在高广这么说的时候,"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

        “阿香,别关门,里面比较冷。我在外面等你们,你们去找身体什么的。"高广边说边朝门口走去。

        咚咚……一声巨响,随即传来广播的声音。这么晚了还在校内广播?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人在校内吗?"红人"出现在大门口,请大家小心。"那低沉而缓慢的声音让我感到无法形容的恐惧。我本来就对"红人"反应过度了。"是吗?"?大门口不就在这里吗……高广,你在干什么啊,快开门啊。”阿美一副"胡说八道"的样子催促高广,"……打不开,明明连锁都没锁……别、别开玩笑了!打开它!”她敲了敲门,但门并没有打开。"啊……啊……"在敲门的高广背后,阿惠颤抖着指着什么喃喃自语。"喂,阿惠,你是想用这个吓唬我吗?"?阿美看着阿惠指着的方向,表情因为恐惧而扭曲了。阿美到底看到了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阿美的方向,结果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从头到脚都染成鲜红色的女孩。

        "啊……红的……人。"阿美自言自语着,正要逃离现场。"哼!”身后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是的阿美,"我不由自主地回过头来,看到的是……那是一个"红人"站在像阿美的肉块上笑着的样子。“啊。”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喂……红色的家伙,还给我。"一个脸色通红的少女笑着看着我,下一个瞬间我的脑袋滚落在地板上……我注视着脖子以上不见了的身体,是的,是的看到《红人》的时候不能回头那么,现在大家都回过头来了,所以都死了……自从我死后,我才意识到最后看到的是愉快地撕扯着我身体的少女的身姿。

        "哎呀哎呀哎呀!"我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在房间里。我看看表,早上7点。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预示着早晨的到来。发生了什么?那是个梦吗?对于梦来说,奇怪的是还残留着现实的感觉。我们晚上在学校被"红人"杀了。那种痛苦而恐惧的感觉,我至今还记得。脖子……被砍了?还是像身体一样,被撕碎了?轻轻地把手放在脖子上,确实感觉到的疼痛。不知是睡错觉了,还是撞到了什么地方。"一定是……在做梦吧……"我这么想着,拿起昨天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咦?我昨天就该放进去的。应该在那里的手机,却不在那里。我环顾房间,发现手机放在桌上的充电器上。我没把它放在那里吧?我歪着头走到桌前,拿起手机,打开收件箱。但是,那里没有那么多邮件。"怎么,果然是做梦……真是个讨厌的梦……"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开始准备上学。这时候,我还没意识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日期和昨天一样。

        "啊,阿惠,早上好。”像往常一样,我在去学校的路上和阿惠会合。“阿香……早上好。”这样回应的阿惠。但是,她看起来脸色苍白,身体也不太舒服。我也浑身酸痛,身体状况不佳,但阿惠觉得比这还要糟糕。"怎么了?你怎么样?”阿惠低着头,似乎有些难以回答我的问题。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阿惠。除了讲恐怖故事的时候,明明是个开朗活泼的女孩。“喂,阿香,今天是几月几号?”“什么??今天不是十一月十日吗?昨天是11月9日,遥委托我"找身体",应该没有错。”

        "是啊!"阿惠用惊恐的表情看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阿惠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的手机是11月9日,看电视的时候也说今天是11月9日……"听到阿惠的话,我也打开手机确认,"真的……为什么?"我只能站在原地,盯着手机屏幕"。

        昨天,有只猫在我们眼前被车撞了……莫非是那只猫?"阿惠指着前方的猫,的确,我觉得是那种猫。"虽然很像,但不是猫……"我说到这里一直直着这边看的猫,突然跑到马路上,被路过的车撞了"说谎……"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阿惠凝视着困惑的我,喃喃自语,“阿香……那个梦,不只我做了?"

        到了学校,阿美脸色苍白地站在大门前。我瞥了一眼大门,发现她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来。如果所有人都梦见阿惠也做过这样的梦……我很理解阿美的心情。就算那是梦,那也是她死去的地方,她不可能想进去。而且,如果我看到了"红人"。据说只有放学后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出现,但还是很可怕。"啊……阿香、阿惠……"阿美满脸恐惧地跑向我们。"果然……阿美也做了……那个梦……"阿惠问。什么?什么意思?如果没有做那个梦,阿美到底在害怕什么呢。"那……不是梦……我们真的死了!"阿美摇晃着我的身体,这么说着……如果说我们已经死了,那我们现在在这里是什么呢?"阿美,大家都在看着呢……我们进去吧。"上学的学生们都在看着我们。"那你看看这个!"!说着,阿美开始解开校服的纽扣。"等一下……你在干什么!"

        “别这样。”我想阻止他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她解开了上衣的扣子,尽管还有其他学生,还是打开了白色的胸罩,阿美身上有无数撕裂般的淤青……阿美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虽然男生们在闹事,但这些都无所谓。"阿香脖子上不也有同样的淤青吗……"听了阿美的话,我不由得用手捂住了脖子。

        我说服阿美进入大门,终于设法来到了教室。走进教室,翔太和健司和我们一样在谈论昨天发生的事。"你们这些家伙……"发现翔太卷起制服的袖子,一副"不说也知道"的表情。"哇,翔太也太过分了……"他的手臂上有一道螺旋状的淤青。"不只是胳膊,还有腿。"我还记得那种痛……"仔细一看,只见那只手臂在颤抖。被杀的方式实在是太可怕了……最先被砍头的我,或许还不错。如果先被撕碎身体的话……光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会继续下去吧?找身体……"健司嘀咕了一句,阿美慌乱地叫了起来。"开、开什么玩笑!我的身体被撕裂了!?现在也很痛……今天也不想再碰到那种事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我不想再发生这种事了,但是,如果今天是9号的话,午休时遥应该会拜托我"找身体"的我很害怕。”
    缓慢而坚定的一下又一下动图